歸零地。零地點

這是一件值得紀錄的事,讀當代台灣小說。

近幾年對任何科學假設/幻想的小說都非常有興趣,離開圖書館之前,瞄到此書。細讀簡介,核災後世界,就借閱了。

書中的故事鋪陳著核四的各種荒謬,只是一直到故事結束,都沒有看到把「核能」與「核四」的差異切割的論述,說著文明之惡,說著罔顧人命的政治操作,各種荒謬的轉包與施工情形,各種危機。

人類在自以為文明的路上逐漸步向毀滅,但其中的細節卻很模糊,一律統包批判,沒有分門別類地論述。也就是說:「核能」這個技術有沒有問題,是不是真的能以人類文明之惡一概批判之?而「核四」是一個疊層架屋的巨大怪獸,問題很大、很多,說那些核四沒有問題的人,有很大部分也是站在「你們這些愚民,不懂得核能的好」的角度啊!無論贊成或反對,核能和核四,經常被一概而論。

或許是讀太多太空科幻小說,對於核能應用無法完全排斥,上得了太空的動力,核能似乎是相對最佳解法;而在宇宙的尺度裡,人類的文明又算得上什麼?也只是沙灘上玩沙的孩子罷了。

另一面說,核能和核四真要切割,或也真的不易。核能之所以被應用,也是所謂文明之路引領至此;核四之所以疊層架屋成了荒謬怪獸,也是文明的各種權錢遊戲玩弄至今,文明、文明,多少罪惡假汝以行。

伊格言,寫2015年核四最終通過公投後商轉,一轉就核災了,五分之一的國土悉數放棄,遷都台南,中國來犯時美國爸爸有保護,除了一些寫得很黑的立體人物是虛構的,許多政治人物都是原原本本搬進小說,小說2013年出版,寫作時間估計2011-2013,在不久的之前,很是共同時空感,更不用說書中提到的「現在」就是我讀的現在。

讀的時候意識到,已經好久沒關心核四,一查知道在2015年4月封存三年。但也很快就到了啊…這巨大怪獸復活的陰影一直沒有徹底消失。

##

再來說讀當代小說這件事,對我來說是非常稀奇的。

偶有思考這樣的「怪癖」,不過我相信跟我一樣的人應該不少,只讀翻譯作品或上一代以前的文學,是因為距離感嗎?時代的、空間的、文化的距離感?太過貼近便狎侮了?要找方便的原因的話,這麼認定也是簡單,但總想更深一層探究為什麼。

文字創造的氛圍。

常常得是夠深厚的文化底蘊才能營造的,但近代台灣的作品,有時又太過,充滿了文字形容雕琢的字句,沒有氛圍可言,只是各種華麗堆砌。

所以我對林奕含的作品是有點期待,她讀得多,她必得透過各種讀以及練筆維持生活危殆的平衡,也不是及早就在文壇裡被認可而發光的,這般情況容易造成小圈圈裡的彼此認同而趨向某種特性而侷限。只可惜她的作品圍繞在傷痛上,且不會再有新作。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