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仰內心感知世界?

上週看到超級歪講電影「異星入侵」Arrival,相當深入地分析了其中的語言學與時間哲學。影片如下:

我在將近二十歲的時候,以「信仰時間」作為BBS個人版版名,記得是極少更動。

由來是人生挫折太苦。

雖然更成長了之後知道每個人的人生自有挫折,我雖自以外苦痛龐大,但也只是自我世界的沈溺。

但那些痛苦的當下,是非常巨大地把自己層層包覆起來,僅僅能以「未來」的預設目光,眼睛盯著未來的某個點,那個在那時往回看的時候,覺得現在已無足輕重、雲淡風輕的那個點,咬著牙,匍匐一般,到達那個想像的時間點。

於是我說信仰時間。

我必須深信,時間能夠讓我恢復平靜,否則無以憑藉。

#

科幻作品極少不涉及對時間概念的挑戰,這也是我難以抗拒科幻小說的主因。

近年,讀了《宇宙從我心中生起》,雖然它有點瞎地有被歸類在心靈類,但對我來說是科學哲學的面向。

這次在超級歪中,更進一步且直接地,把「時間是人類內心感知所創造出來的概念」揭示出來,而其實也是早有許多理論基礎的角度。

那麼。

  • 我信仰時間。
  • 時間是人類內心感知所創造的概念。

–>我信仰的是內心的感知。

但當然,不是這樣的。那二十多年前我對時間的概念是非常人類社會化、外在尺度的;我相信的是,當生活繼續向前,在人類客觀的尺度下的時間裡,生活總會不斷向前推進的,在外在其他事物堆疊之後,曾經的深刻痛苦,自然會以各種形式逐漸消淡。

如果是感知。

感知可以自創時間狀態,可以是任何的永恆型態,可以凝結任何時刻,人生對抗外在時間尺度不再向前,都是極為可能的,但那就是精神疾病判定了吧!內心感知對抗外在客觀到那樣的程度,要適應正常生活都已經是極難的事了。

說是曾經自陳信仰時間,信仰的是普羅大眾認知的時間,但同時卻也知道時間概念的虛空。也不如說信仰的是自己,那麼與自我感知又有謀和之處了。

所以我對時間概念的各種討論如此著迷。

ps:我竟然抽中超級歪的臉書留言贈書之《康德與純粹理性批判》8/16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