突然想到的事,紀錄一下。

這輩子到現在,已經幫兩個朋友寫過推薦信,都是多年前就是了。一個是畢業多年才去唸大學的朋友,入學的推薦信,那太久以前,確實的時間點甚至記不得了;另一個是工作時的同事,也許算是下屬,她以工讀生職務與我共事近一年,工作內容確實與我討論由我決定,她報考研究所時,請我寫一份推薦信。

會讓我寫這篇是近日有另一個朋友向我提出:工作經驗推薦人是否能填妳?

卻令我為難。

因為他跟我不同公司啊!!!!!

哈哈哈哈哈…

但他會有這念頭卻又合理得很,為什麼呢?因為我確實是那個熱心教他的人,他們公司算是我們的上游廠商吧!該公司風格嗯,算是某種一般狀態,就是罵著罵著你就會了的那款,第一份工作、很認真,但沒人教的這個窗口,就是從上到下、從裡到外一直被罵的角色。

其實我接該案時也差不多完全是個門外漢,理著理著,看出一點頭緒,該案到後來內外幾乎以我的整理和溝通瞭解為主。

看不下去之餘,就告訴他,文件該怎麼整理、窗口該怎樣溝通,態度如何、技巧如何,才會有這雙雙離開該工作之後,竟問我工作經歷核實推薦人的欄位可否填我的提問吧!

最後是沒填啦!所以是說,他在那份工作交情最好的引導者竟然是我就是了…也是一件妙事。

廣告

推薦信/推薦人” 有 4 則迴響

  1. 我也曾經想過,讓自己的老媽、老弟、老姊、老公寫推薦函,因為在公部門擔任約聘,推薦信大部分只是個附在到職履歷上的裝飾品,沒有,則承辦人員表示為難。有,徵才主管其實也不會看(大家都心知肚明是應徵者自己擬的…)。正式的推薦信應該是由推薦人自行寫好,密封,或者用郵寄,寫的不一定是好話(例如說:我覺得這人還需要再多磨練磨練才適合他現在想應徵的職位,您應該審慎考慮)…反正台灣形式主義至上,他要形式,就給形式….

    1. 真的是形式,十多年前考兒文所,回到學校請名作家老師寫推薦信,她寫好遞給我看,看完才封口,當時24歲的我對此形式頗為驚愕[是這樣的嗎⋯⋯]我心裡想。
      雖然後來也社會化地理解了,但是沒忘了那ㄧ開始的詫異感。

  2. 老師真公道啊! 先讓妳安心確認裡面沒壞話。

    我曾經在應徵某新職位時,請剛剛工作合約期限截止不再續聘的舊主管幫忙寫推薦信(當年死腦筋,認為要找工作上最密切的長輩來寫才夠正式)。後來得知那位舊主管真的在密封推薦函裏寫著他認為我不夠格任職那個新工作! 哈哈哈! 這樣想來那位舊主管也是人間不可多得的誠實者~大家都隨便應付應付,順水推舟做個人情,跟小輩又沒甚麼深仇大恨,怎麼就認真起來了呢?!

    1. 好妙欸這。但我是真心覺得推薦信按我理解該是寫好密封不宣那類。請名作家老師寫呢說真的我真心覺得她不記得我,雖然我請她看過一篇文章,得獎集結成書我也送了她一本。但一直覺得我沒正式進入她寫作坊啊什麼的,她對我就是個路人學生。這樣的推薦信究竟有多麼…實在呢?虛詞罷了(?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