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那之後

這幾天,寶瓶、報導者、游擊,在「死了一個美女作家」之後的餘波,竟開演了另一戲碼(上一波是疑犯女兒自殺事件)

所以這篇文章標題原應使用新聞式標題,但實在太沒意思,故改以意味不明的「在那之後」,在那次的事件之後,漣漪一圈又一圈,以為稍停歇,又會有新的支線出現。

寶瓶朱亞君女士的澄清文,我一見就不喜歡,在撥開了層層詞語包裝善意的文章,其實就是在意自己的名聲、出版社銷量等。

會讓我想要打上一篇文章,是寶瓶的朱亞君女士聲明文,為了澄清當初拒絕出版林的書,是因為如何又如何的原因,其中有段說到:我大妳兩輪,作為我的女兒一般,我如何如何懷著關愛之意。文中諸多以「作為一個新銳作家,被退稿之後產生的挫折,會對溝通過程的善意有許多誤解誤讀。」而這,激起了我全身叛逆細胞。讓我感到十分厭惡。後來看到他人較有系統的論述,知道了此反感所由而來,有一詞稱之為「長輩上身」真是貼切。

出不出書,還要訪談作家身邊這麼多人,還有其精神科醫師什麼的,到底是做什麼?

贊同者順馴於其善意,說她都是好意,出版界本就艱辛云云;出版業結構如此自是當然,但寶瓶顯然因為行銷策略,為了賣書,而有諸多種種考量,卻在朱的澄清文中,變得璀璨昇華,聖母照耀地關愛作家心理狀態。

但那後來一切偏調,報導這作為這兩年聲譽不錯的媒體,混進泥巴戰,在報導時與林及其好友,甚至所謂之前曾退稿(意指朱)似有訪談,而後證明其中有諸多臆測斷言之處,都不是作為一個有聲譽的媒體該有的行為。

造成效應一:網路鄉民「追殺」朱的情況越來越誇張,二:報導者聲譽破產。

這之中游擊文化亦有流彈,更不用說在四月下旬,林自殺後一兩天,他們代其父母發的聲明易有爭議。

然而這一切,最諷刺的地方在於,「美女作家」本就不是林想站在上面的位置,而鄉民眾湧而戴的正義,卻充滿了為其決定的色彩--尤其在林本人已無法在為自己發聲之時。

益發顯得林的主體性被諷刺地剝除,只因她是個楚楚可憐的「美女作家」眾人激憤為其表彰正義…鬧劇一場。

 

崩潰中的身體

標題好聳動。也不過是要說「好累」罷了。

拉了一天的肚子,三歲多的大女兒仍是在我還有一堆奶瓶要洗衣服要晾時,就在我身旁繞來繞去,不住地說話。

今天白天擠的母乳相當少,在沒特別因素下,只能猜測是前一晚沒睡好;六個月大的小女兒在會翻身後,睡覺時位移的範圍也相當大,但她又不夠大到可以抵抗姐姐拳打腳踢的睡姿,為娘的功能除了提供小女兒夜奶,就是擔任隔開她倆的沙包了。

生完第二個孩子已經半年,骨頭的恢復度還是不大好,尤其清晨時,下床走動總覺得整個腳掌骨頭都在刺痛,調侃自己說,真是體會到人魚公主成了雙腳後的步行感了。

崩潰的身體往往會拖垮意志,已經很難抱著什麼美好夢想,只能著眼於眼前,….

緩慢地等待

12/3週二產檢,還沒生。第十一次產檢需自費。

我自行記錄的預產期是12/5,怎麼說是自行記錄呢,因為預產期被調動過,而我一直沒很精確地意識到底是哪一天,滿心想著:第二胎應該會提早生,預產期知道個大概也就好了,但計算胎兒週數的基準點,大致是12月初為預產期沒錯。

會在這裡計較預產期是哪一天,是因為今天產檢,醫生開出的催生日才知道,也就是原來醫生認知的預產期,應該是12/2。而39週時胎兒重量評估為3550g,也不好再等到42週,41週催生就很有超過4000g的可能了。

繼續閱讀 “緩慢地等待"

第九個月

早上起床特別噁心,剛吐完打的第一則記錄是twitter,如下

一早起來就噁心想吐,賴在床上多休息太久;弄得買早餐匆忙,還硬要吃,剛就全吐光了,搞不好有吐到昨天晚餐。想到兩個引起特別噁心早晨的因素,一可能是幫晚五點才喝紅豆烤奶而且首次意識到它含茶,二是昨天晚上查到胎盤位置低的嚴重程度比胎位不正還可怕。剩下一半的水煮蛋要不要吃呢….
10:07 AM – 31 Oct 13

其實三十多週之後,早上起床都會覺得輕微噁心,但以今天早上最劇,感覺是躺了一個晚上之後,起身,該壓迫不該壓迫的都被感受到了。

比起初期的噁心孕吐,剛剛吐完後我還是把剩下一半的水煮蛋給吃完了,還在喝桂格無糖燕麥(明明就還是有甜),因為是剛吃過早餐的吐,雖然沒吃完,所以吐出來的食物量感覺非常大,跟初期吃不下就沒怎麼吃,吐的食物量大多也沒那麼多比起來,吐到手撐在馬桶水箱都在抖,當然就眼淚鼻涕齊流,好處是由於吐的食物量多,胃酸侵蝕消化道的感覺幾乎沒有,唯一好處,哈哈…

繼續閱讀 “第九個月"

小孩兒的暑假

暑假期間,已經有上學年紀孩子的友人,紛紛貼出各種出遊照,看得我很羨慕,但我家週末仍是栽在家裡種一樣,小孩活動力越來越大,在家裡東摸摸西摸摸倒也沒怎麼吵著要出門;社區內有溜滑梯、球池都可免費使用,游泳池計次使用是大人100小孩50,七月初開始想帶孩子游泳。

懷老大的時候就沒再游泳,到現在也三年多,但懷孕五個月前後開始要游泳,泳衣就是個問題,孩子和我的泳衣都重新再買,好在泳帽和兩件式泳衣是一套三件的,然後又買了泳圈、又買了泳鏡。

Olivia20130811

去游泳的時候,孩子的爹都在家裡,第一次去游當然是很怕,第二次、第三次開始老馬識途,游完之後都還要求玩球池、溜滑梯後才肯回家,整個週六或週日下午,在睡完了午覺之後,就很充實地游泳、玩球池、玩留滑梯跳跳馬,天都黑了才回家。

每週都去游泳,大概第四或五次,他爹總算在我的碎念下,願意跟著去一次。

小孩池先前常看到媽媽帶著孩子,坐在池邊,腳就泡在池子裡看孩子,所以不會游泳的koala一開始是穿著短褲去的,想不到被男救生員糾正,正巧當天也沒其他的媽媽在那裡泡腳,一向守法的他就回家找泳褲,再回來陪小孩。照片是去換泳褲泳帽前拍的。

後來幾週他也沒肯再陪小孩游泳….雖然當天的泳褲泳帽我是以「一起洗很方便」就幫他洗掉(也是深怕他覺得麻煩再也不肯陪)但顯然無用。

因此下一回我又看到有媽媽在泳池邊泡腳,馬上攔住那位救生員抗議,想不到他睜眼說瞎話,說可能是別的教練不知道小孩池可以通融,但大人池是絕對不可以[OS:廢話!還要你說嗎!?]。雖然K怕麻煩不肯陪孩子游泳,分擔我帶孩子的體力消耗,和救生員雙重標準的糾正,以及說謊(怎麼跟我們的副總統一樣,哼!)是兩回事,但還是很難平復我的怒氣..。

繼續閱讀 “小孩兒的暑假"

奇異的故事設定

晚上看完了電影台的「飢餓遊戲」,當初院線時就蠻想看的,院線時想看的電影太多,但做為核心家庭父母,進電影院看任何一部「自己想看」的電影,都是奢侈。

看的時候,先生說這部電影的設定太奇怪、太無聊,只是為了娛樂,就讓人殺來殺去。我說,那不就跟大逃殺一樣而已,他可有可無地回了句,所以看了大逃殺,這類電影也就沒啥好看的了。

電影還不錯,雖然設定被說太奇怪,但精緻度是相當有誠意的,而且奇異背景的設定來說,這部電影也不能說太奇怪,人類為了荒謬的目的,設計奇怪的制度,並不罕見。

至少看完電影並不會讓我有「浪費了時間」的感覺。

最近從圖書館借來的書,多也有奇異的設定。

一本北村薰的《迴轉》,一本華裔少女作家的《消失的第一人稱》

文本中有特殊設定,一向能引起我的注意,像是著名的《美麗新世界》或《動物農莊》,都會有作者想要講的寓意在其中,設定得好的,甚至有不少相當合理的知性邏輯架構於其中。

但目前手邊這兩本,已讀完的《迴轉》或閱讀中的《消失的第一人稱》,都沒有不久前讀完的《單位》來得流暢容易進入。

繼續閱讀 “奇異的故事設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