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裡的幸福感 – 小確幸年代

生活裡瑣碎的事累積起來的想法,其實是有很多元素參雜著調理/條理出來,起頭可以拿一篇詹宏志訪談來說,因為有人討論,所以已有認真寫一篇感想文。

首先,中國人寫這類的文章,少不了穿鑿附會,但訪談內容仍有骨幹真實,是可以肯定的,例如詹宏志的基本經歷。

台大經濟系畢業,先後在出版業、唱片業、電影業,乃至於從明日報轉到電商成為台灣電商龍頭的歷程。

他長得很標準文人的模樣,不起眼且骨子裡自視很高,但表現出來的就是禮貌優雅,我想過我這種人就是買衣冠禽獸的帳。

我和明日報、明日新聞台小有淵源,近年聽到人提那段,我也不多插嘴,畢竟是二十多年前的事了,那也算是台灣部落格的起源,在該平台活躍到受邀評選精選一百,甚至不是被評選者,我是評審。

詹宏志在 40 歲才進入電商圈,到差不多五年前,pchome 24 如日中天,甚至到今天我們都不能說他已經退出台灣電商一線,只是不被看好了好幾年,近年說是他們行銷太強,技術不長進,使用者介面非常可怕、物流速度領先同業。但後起的各式電商,或像 momo 那樣在平台介面有悉心著力的,都讓 pchome 很是腹背受敵;更不用說身為龍頭,業界的期許更高,而樹大招風的批評,也從來沒有少過。

我臉書上轉貼時寫的感想也附上

憤怒是現成的,議題是隨機的。

文章原來這樣長啊⋯⋯他提及李敖,解讀架構就和他說到現在的年輕人處境,很相似。

你可以做很多事,但你被你的憤怒綑綁。這其中,理性都退得很遠。

猶記我也批評過徐重仁(的心態)但詹這篇說得有理,我們生活周遭就是有那麼多這樣思維的「長輩」,詹以對企業家的敬意,特別為徐叫屈。

但「年輕人」大多只能是結構底下的棋子,憤怒沒有出口,只能隨機滾動輿論,充作安慰。

1. 閱讀與思考之必須,我們對於理性思維,透過真正的閱讀,較可能有深入的思考。我是網路移民,讀得酣、寫得酣的時候,都是紙本閱讀、紙筆書寫才有的經驗,很令人陶醉的。由是。我對於這類古典型態的知識分子,總有熟悉感。

2.年輕人到底該不該憤怒,該怎樣面對現實。總是被嘲弄小確幸,但現實而言,又有什麼希望?憤怒現成、議題隨機,所有隨機的議題,除了發洩憤怒,還有什麼實質的意義?某種程度來說,有心於思考投入者,透過議題的了解,「有可能」動個腦,多了解一點,但這可能也不是大部分,思緒隨波逐流者可能佔多數。

3.徐重仁一般的老人家,他們批評年輕人愛花錢、不肯努力,不熬過眼前低薪,為著長遠的未來(我笑了)。這麼細細思量起來,我還是不認可徐的觀點,時代畢竟不同,我的部落格有認真為文批評此事。縱使賣力工作能夠換取的成果是一種暜世、不受時間影響可以達到成效的原則性,但其所搭配的環境,及社會價值觀,卻也是不能忽略的。部落格批評徐的事件

4.文中提及詹感慨經濟活動熱絡後,好的文創作品因為介意各種細節都需索費,成本極大化,很難有舊時代大家對藝術的初心,一起做出好作品云云,這一點其實也是一種…簡化了的說法,創作有價,如何營造令人安心的環境、鼓動人的熱忱一起為目標努力,也是一環,經濟上的要求,只是另一部份而已。於是說起來,這篇文章有不少在觀念上是畫好了靶才開始射箭的。

補充,李敖、年輕人們,在這篇文章的「靶心」裡,有個核心的意義,就是因受困於情緒,失去理性思維、喪失發揮原本可能天賦,胡亂一氣。李敖沒國民黨可以罵之後,目標渙散,原本天賦異稟,也未曾好好留下什麼(在詹宏志的觀點)(或許是訪談經過有此氛圍,沿著脈絡而下,對年輕人的批評也有相似架構了)。

對李敖來說,他可值得得很,他就是罵國民黨罵得爽快。那麼對於所謂的「年輕人」呢?我不禁想到,柯文哲或賴清和,他們都是同輩者聰明才智與觀念堪稱領先或跟得上時代的,但遇到性別議題,他們言詞透漏的觀念,也是慘不忍睹,讓人覺得所謂時代的框架或代溝,真的不是說說而已。再怎樣聰明的人,都逃不了成長過程的框架。面對老人們的批評,有時候也可以勇敢一點,提出自己看到的脈絡加以反駁,都可以訓練腦子(吵架的功力XD)。

#兩個點衍述

藝術創作的初心,在那個時代是個初發時期,物質誘惑也相對較低,那些云云於創作、較不計較收入的文人們,提到的那些人,某種程度多是沒落貴族之後,該怎麼說呢,成熟之後的社會,各種衡量功利的尺度健全,確實造成抽象藝術發展的絆腳石,這一點在詹的觀點或現代人的苦處而言,都是對的,沒有對立。

另外是貨幣價值與相對剝奪感。

當我們說時代不同時,討論貨幣價值差異與相對剝奪感,感覺是淺了一點,或看起來是比較人云亦云的詞彙,不過我自己也沒有深究。或許延續前述,這個時代的「可能性」我們看到的較少,既得利益者有更狡猾的手段,一面看似體諒後輩,可以站在年輕人、理想型的陣營(我想到江宜樺)一面又不肯將資源與機會下放,或衝突來臨時,仍死攢著自己的既得利益,指責衝撞體制的年輕人無理、無禮,又無腦盲從。

說到底,把自己的底子打好,才能打得掛那些老屁股啊(笑)

另外,我們說到藝術,其實覺得,所謂「創造出來的東西沒人買帳」這個說法,有那麼點精神勝利、自嗨的成分。讓人買帳的創造,可不是韓信點兵,藝術是有專業素養的,絕對不是今天靈感來了、隨興而做,讓人吹捧就是真的藝術,這樣的作品通常只是一時風潮而已。

啊,我知道了,看展覽的藝術作品時,總覺得「這樣的作品也有這張價錢?」對嗎?這其實也能拆幾個面向,作品本身的程度、作者本身的人脈。

先說到這裡。

////////////////////////////////////////////////////////////////

最近會透過 VoiceTube 看到一些有趣的 Ted 影片,今天看到一則 How Greater Leaders Inspire Action ,很有同感。那些夢想背後的血汗,人們關心的不是有多少收益的可能性,老屁股們緬懷的就是那種「純真」感,這時代是不是缺少這種激勵人心的人呢?

但你同時幾乎要聽到『哎呀!那不過是畫大餅罷了!』的批評了,正所謂大餅畫得好要飯要到老?啊不是。成王敗寇的,我們是更功利了,還是更鼓勵夢想了?

小確幸在心裡產生的幸福感紮紮實實,吃的看的,和親友的相處,都是確實而溫馨的,與其追求外在環境目標不明的「什麼」,不如抓住眼前與當下,然後就被批評啊,太愛花錢、沒有成就之類。

其實我的年紀是介於老屁股和年輕人之間,但心態上(還有成就上)總覺年輕人更為親切一些。

廣告

讀完《海柏利昂》

書是去年八月買的,讀到下冊時,書末夾著大張傳統發票,為什麼網路書店都喜歡弄這麼大張、信封一樣的發票呢。(對,這不是問句)

去年和同事交換「喜愛的科幻小說」,其實是我硬塞《三體》推薦給他,他讀得也快,還我的時候推薦了《海柏利昂》,只說了風格很不一樣,可以說完全沒有劇透。我也就立刻買了。

書持有的時間至今十個月,真正讀的期間大概兩個月,讀得密集的時間約十天。

繼續閱讀 “讀完《海柏利昂》"

「我媽不關心政治」

上次台史課,老師為了想說明這是個父系社會,詢問大家,如果想寫家族史,你會怎樣看自己父母的背景?並提到「調族譜」通常到母親那端都是一片空白。

調族譜這件事其實挺有趣的,因為日本人嚴謹,所以在那幾十年的譜系,可能多少有跡可循,即使再怎麼貧困,為了有效管理,都會有一些紀錄。不過我還沒有去調過就是了。因為據知,父母以上的祖父母,都是非常貧困、沒有任何背景的農佃之家,典型每日溫飽是最大奢望的族群。

有時聽朋友提到自己家世淵源、族系譜如何,不免覺得「那不是我的世界」。不過另一方面來說,也確實未曾真正瞭解,只是自以為準確度不致偏頗的臆測。

(以上就扯遠了兩段啊)

課堂上一位香港來的同學,說從小聽父親對政治大發議論感到厭煩,但自己長大之後也開始關心,因此覺得父親由來背景、家族史,會是自己有興趣深究的,至於母親:「她不關心政治,每天就是上班、下班生活而已。」同學似乎還多說了什麼瑣碎之言,不外乎這些輕蔑的話語,母親就是個見識狹隘的婦道人家罷了。

過了兩天,另個朋友提到晚餐席間,他與哥哥及父親討論到政治議題,兄弟同攻父親,父親只好默默低頭吃食。我問:「那你媽媽呢?」「我媽不關心政治。」

這時候我的開關就被打開了(誤) 繼續閱讀 “「我媽不關心政治」"

仁慈的吸引力

近日不時想到這本曾經受贈的書,雖然當時反感,之後也未細讀,但這件事在我心底埋了個籽,想是有達到某種程度的效果。

今天再次敲到我,並確實搜尋,是討論課堂上,我批評著生命中的原住民身分被長期忽略的女性作家,作為這樣的主題,其實是有點狡猾地引發衝突與注意的。這樣的觀點,我從授課老師的表情裡看到保留。

人和人的互動真的很奇妙,我很喜歡這位老師。因此我猛然自省自己所謂批判角度,是多麼的殘酷,同時也落入自己所批判的一員,譁眾取寵。是嗎?

繼續閱讀 “仁慈的吸引力"

內在很喧嘩

躁鬱?嘿嘿。倒也不至於。

必須有紙筆,或手機可以打字,可以沒有人閱讀,但不能不換成符號倒出腦子裡的東西,是否與情緒有因果關係,似不必然,是否需與人互動,也不見得。

在互動關係裡,這樣喧嘩著聒噪的同時,心裡覺得抱歉,怕給人厭煩感。

只是一旦產生習慣,就更靜不下來。

內心很喧嘩,卻又無甚意義。所以漫無對象又似有潛在讀者的展演,或才正是出路?

可能。

可以不要過節日嗎?

今天是一個節日。

昨天我爸在我剛開始要運動時撥電話給我,滿不高興地責難我們沒有安排節日聚會,我也是一個滿不高興的冷淡聽他數落一堆,把手機微微拿離臉頰。這種形式到底意義是什麼?

可以想見是他單方面的好意,覺得母親沒有被重視,不會是母親真正的意思,但這種事就是這樣,當事人不在意的,旁人為了表現貼心好意,四處責怪他認為當責之人,全是可笑。

回頭終於應付完通話(欸)在姐妹群組裡抱怨一氣。搞得我更厭惡節日了啊!明明我本身、我自己!也是個節日對象的不是嗎?那些庸俗之人,到底要拿多少令人倒胃口的形式注重,來扼殺這個本當多多少少有些美好在其中的日子呢?

這樣的節日也是教案必排的主題,過去一兩週已陸續有這類的東西…

繼續閱讀 “可以不要過節日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