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戳破的藝術

人際溝通總有些有趣片段。

之一:「跨境電商」

朋友教會的朋友,有兼差是跨境電商有關,朋友問我有沒有興趣了解,我說好呀,有興趣了解。於是來了email和Line,但說要有一小時以上的解說時間,卻也沒有任何事前資訊可參考,又說是「可兼差」性質工作。各位在社會上打滾多年(或甚至不必)看到這些,心裡都該有數了吧?

好的,我反正是真的想看這樣的東西,要怎樣跟「跨境電商」掛上關係,Line上說到,我在網路業界打滾多年,我應該不需要1~1.5hr時間,最多半小時應該夠了。約了週五中午時間。

來者是個女孩,已懷孕多月,但不知道是身著黑衣,或真的纖細,當她說「下個月就要生了」還真是嚇了我一跳。會議開始,兩人大致了解彼此背景,她曾在台灣著名名產品牌工作四年半,當時也開拓了東南亞的真正跨境開發維運事務,前年有一機會到中國工作,眼界大開,但不巧懷孕生子了,一心想回到台灣好好與孩子度過親子最親密的最初幾年時光,於是捨去高薪與大格局工作,去年底回到台灣;並因緣際會知道了「這個驚人的商業模式」。

而我簡述了我的工作經歷,從十年前在入口網站平台,到幾年前在極大流量內容網站從專案中後端開始跨到與客戶接觸的陌生開發維護的前端,整個網路相關領域從平台、產品、行銷、業務等面向,就算沒有實際操作經驗,也因積極參與臉書相關社團以及相關工作經驗,緊緊跟著。

所以對她口中的「跨境電商」有興趣。

然而談到最後,這個特性已被我們掠過不談,因為彼此都知道,那只是吸引外行人的噱頭,我再追問也只是給對方難堪,沒有戳破

果然、確實是一個生物科技健康產品的直銷模式。事業以賺錢為核心目標,但又頻頻以「金錢的最後只是數字而已」「是真的非常震驚感動這樣的模式,想幫助更多人」試圖說服聽者,嗯,我沒有被說服,當然,不好意思浪費妳的時間了。心裡默默這麼想著。雖然我真的聽得很認真、適時提出問題、聚精會神…從雙方背景介紹到到整個講完,也只花了半個小時多一點,不出所料。

然後,好好地、禮貌感謝後告別了。

之二:台灣向下沉淪

公司同事聚會的場合。

有一個我相當尊敬的前輩同事,近日深感她籠罩在極度負面的氛圍,她的邏輯條理相當不錯,有其重要位置的適切程度,但表達方式總帶著滿滿的怒氣,常讓人難以釐清她是真的在生氣,還是真的在講事情?當然,我能理解是真的在講事情,因為這樣的態度和討論事情的方式,不只發生在對我身上,也發生在對別人身上,事情說完結束後,不會再對「人」(我)帶有特定負面態度。

只是會議上總被這種強烈的負面批判態度籠罩,烏雲密佈。為什麼不能正向一點好好討論事情呢?我總是在會議中盯著她的怒容看,心裡想著:為什麼要這麼生氣呢?不能好好講話嗎?

一次,非公事的聚會,大家的主題聊到,在這個世界、這個時期,我們究竟該放慢速度,還是該緊追著潮流?

領導者角色的這位同事說:台灣向下沉淪著,不出幾年,就會像菲律賓一樣(菲律賓絕對不好嗎?我心裡反駁著),像是印度,已經有很多人比台灣強很多了。

這時,我正色,面對著她說:但是印度的文盲比例很高!

她說:印度的上層菁英,比台灣的中低階強很多,這是非常值得憂慮的!(我登愣!心中震驚)

同樣帶著凜然憤怒說著。我沒有再反駁,雖然我心裡很希望聰明如她,聽得出自己說的話有多大的邏輯漏洞,但我想很難…只是我真的無法當場再提出什麼意見,不想進一步再說什麼,去戳破這個單純架構的邏輯破洞

任何國家的上層菁英,都很有機會比另一國家的中低階層強得許多。到底為這件事在憤慨什麼呢?沒有更深入的想法了嗎?或者,只是為了負面而負面呢?

有一些些希望她真能理解我不戳破的善意,但同時又知道,她深陷這樣的思考氛圍,連第一步意識到邏輯問題都很難吧。

<><><><><><><><><><><><><><><><>

心裡還有一些其他的例子想說,但又覺此時此刻太過敏感,就不那麼仔細記錄場景細節,說個大概便罷。

例如,有時也能理解他人不戳破的溫柔,不給難堪,話不必說到底,我可以懂得,然後我心存深深的感激,感謝對方的善意。

又例如,遇到莫名其妙地把話說到底、說到死,完全說開、戳破,對方心裡最底層莫名的任性悉數表達,就是要對妳張狂表現,趾高氣昂的姿態欺壓著人,也是大開眼界,此時便是低頭抿嘴,盡可能忍住所有反駁的意念與動作,盡可能,如此,這情境可盡快結束。也確實都能盡快結束。

只是有時候那莫名其妙的情境,不在時間長短,在於其本質荒謬可笑。不過若能縮短時間,也算節省了生命。

廣告

信仰內心感知世界?

上週看到超級歪講電影「異星入侵」Arrival,相當深入地分析了其中的語言學與時間哲學。影片如下:

我在將近二十歲的時候,以「信仰時間」作為BBS個人版版名,記得是極少更動。

由來是人生挫折太苦。

雖然更成長了之後知道每個人的人生自有挫折,我雖自以外苦痛龐大,但也只是自我世界的沈溺。

但那些痛苦的當下,是非常巨大地把自己層層包覆起來,僅僅能以「未來」的預設目光,眼睛盯著未來的某個點,那個在那時往回看的時候,覺得現在已無足輕重、雲淡風輕的那個點,咬著牙,匍匐一般,到達那個想像的時間點。

於是我說信仰時間。

我必須深信,時間能夠讓我恢復平靜,否則無以憑藉。

#

科幻作品極少不涉及對時間概念的挑戰,這也是我難以抗拒科幻小說的主因。

近年,讀了《宇宙從我心中生起》,雖然它有點瞎地有被歸類在心靈類,但對我來說是科學哲學的面向。

這次在超級歪中,更進一步且直接地,把「時間是人類內心感知所創造出來的概念」揭示出來,而其實也是早有許多理論基礎的角度。

那麼。

  • 我信仰時間。
  • 時間是人類內心感知所創造的概念。

–>我信仰的是內心的感知。

但當然,不是這樣的。那二十多年前我對時間的概念是非常人類社會化、外在尺度的;我相信的是,當生活繼續向前,在人類客觀的尺度下的時間裡,生活總會不斷向前推進的,在外在其他事物堆疊之後,曾經的深刻痛苦,自然會以各種形式逐漸消淡。

如果是感知。

感知可以自創時間狀態,可以是任何的永恆型態,可以凝結任何時刻,人生對抗外在時間尺度不再向前,都是極為可能的,但那就是精神疾病判定了吧!內心感知對抗外在客觀到那樣的程度,要適應正常生活都已經是極難的事了。

說是曾經自陳信仰時間,信仰的是普羅大眾認知的時間,但同時卻也知道時間概念的虛空。也不如說信仰的是自己,那麼與自我感知又有謀和之處了。

所以我對時間概念的各種討論如此著迷。

ps:我竟然抽中超級歪的臉書留言贈書之《康德與純粹理性批判》8/16

歸零地。零地點

這是一件值得紀錄的事,讀當代台灣小說。

近幾年對任何科學假設/幻想的小說都非常有興趣,離開圖書館之前,瞄到此書。細讀簡介,核災後世界,就借閱了。

書中的故事鋪陳著核四的各種荒謬,只是一直到故事結束,都沒有看到把「核能」與「核四」的差異切割的論述,說著文明之惡,說著罔顧人命的政治操作,各種荒謬的轉包與施工情形,各種危機。

人類在自以為文明的路上逐漸步向毀滅,但其中的細節卻很模糊,一律統包批判,沒有分門別類地論述。也就是說:「核能」這個技術有沒有問題,是不是真的能以人類文明之惡一概批判之?而「核四」是一個疊層架屋的巨大怪獸,問題很大、很多,說那些核四沒有問題的人,有很大部分也是站在「你們這些愚民,不懂得核能的好」的角度啊!無論贊成或反對,核能和核四,經常被一概而論。

或許是讀太多太空科幻小說,對於核能應用無法完全排斥,上得了太空的動力,核能似乎是相對最佳解法;而在宇宙的尺度裡,人類的文明又算得上什麼?也只是沙灘上玩沙的孩子罷了。

另一面說,核能和核四真要切割,或也真的不易。核能之所以被應用,也是所謂文明之路引領至此;核四之所以疊層架屋成了荒謬怪獸,也是文明的各種權錢遊戲玩弄至今,文明、文明,多少罪惡假汝以行。

伊格言,寫2015年核四最終通過公投後商轉,一轉就核災了,五分之一的國土悉數放棄,遷都台南,中國來犯時美國爸爸有保護,除了一些寫得很黑的立體人物是虛構的,許多政治人物都是原原本本搬進小說,小說2013年出版,寫作時間估計2011-2013,在不久的之前,很是共同時空感,更不用說書中提到的「現在」就是我讀的現在。

讀的時候意識到,已經好久沒關心核四,一查知道在2015年4月封存三年。但也很快就到了啊…這巨大怪獸復活的陰影一直沒有徹底消失。

##

再來說讀當代小說這件事,對我來說是非常稀奇的。

偶有思考這樣的「怪癖」,不過我相信跟我一樣的人應該不少,只讀翻譯作品或上一代以前的文學,是因為距離感嗎?時代的、空間的、文化的距離感?太過貼近便狎侮了?要找方便的原因的話,這麼認定也是簡單,但總想更深一層探究為什麼。

文字創造的氛圍。

常常得是夠深厚的文化底蘊才能營造的,但近代台灣的作品,有時又太過,充滿了文字形容雕琢的字句,沒有氛圍可言,只是各種華麗堆砌。

所以我對林奕含的作品是有點期待,她讀得多,她必得透過各種讀以及練筆維持生活危殆的平衡,也不是及早就在文壇裡被認可而發光的,這般情況容易造成小圈圈裡的彼此認同而趨向某種特性而侷限。只可惜她的作品圍繞在傷痛上,且不會再有新作。

 

在那之後

這幾天,寶瓶、報導者、游擊,在「死了一個美女作家」之後的餘波,竟開演了另一戲碼(上一波是疑犯女兒自殺事件)

所以這篇文章標題原應使用新聞式標題,但實在太沒意思,故改以意味不明的「在那之後」,在那次的事件之後,漣漪一圈又一圈,以為稍停歇,又會有新的支線出現。

寶瓶朱亞君女士的澄清文,我一見就不喜歡,在撥開了層層詞語包裝善意的文章,其實就是在意自己的名聲、出版社銷量等。

會讓我想要打上一篇文章,是寶瓶的朱亞君女士聲明文,為了澄清當初拒絕出版林的書,是因為如何又如何的原因,其中有段說到:我大妳兩輪,作為我的女兒一般,我如何如何懷著關愛之意。文中諸多以「作為一個新銳作家,被退稿之後產生的挫折,會對溝通過程的善意有許多誤解誤讀。」而這,激起了我全身叛逆細胞。讓我感到十分厭惡。後來看到他人較有系統的論述,知道了此反感所由而來,有一詞稱之為「長輩上身」真是貼切。

出不出書,還要訪談作家身邊這麼多人,還有其精神科醫師什麼的,到底是做什麼?

贊同者順馴於其善意,說她都是好意,出版界本就艱辛云云;出版業結構如此自是當然,但寶瓶顯然因為行銷策略,為了賣書,而有諸多種種考量,卻在朱的澄清文中,變得璀璨昇華,聖母照耀地關愛作家心理狀態。

但那後來一切偏調,報導這作為這兩年聲譽不錯的媒體,混進泥巴戰,在報導時與林及其好友,甚至所謂之前曾退稿(意指朱)似有訪談,而後證明其中有諸多臆測斷言之處,都不是作為一個有聲譽的媒體該有的行為。

造成效應一:網路鄉民「追殺」朱的情況越來越誇張,二:報導者聲譽破產。

這之中游擊文化亦有流彈,更不用說在四月下旬,林自殺後一兩天,他們代其父母發的聲明易有爭議。

然而這一切,最諷刺的地方在於,「美女作家」本就不是林想站在上面的位置,而鄉民眾湧而戴的正義,卻充滿了為其決定的色彩--尤其在林本人已無法在為自己發聲之時。

益發顯得林的主體性被諷刺地剝除,只因她是個楚楚可憐的「美女作家」眾人激憤為其表彰正義…鬧劇一場。

 

所以性教育

上個月下旬,林奕含自殺身亡,在那之後有長達7-10天的資訊密集時期,縱使從我的filter bubble 看到據說電視報紙媒體並沒有深入報導,但我並不看報紙也不看電視,我的資訊全部從我的 SNS 來:8成FB、1成英文電子報、1成噗浪。FB兼具舊時代的 RSS功能的進化版,他會自動演算我經常關注的(按讚、點開連結等)粉絲團,然後短期內會餵(出現)更多他的貼文給我。

fb

 

林奕含自殺身亡前八天的最後訪談,在五月初被出版社釋出,在先前零碎的書展座談會、書店見面會、作者零星散文、媒體專題報導、臉書遺作爬梳之後,有了個較完整的匯流,在該次訪談,絕大多數關鍵訊息都提到了。

以愛為名。受誘姦的女學生認為自己是有愛的。

作者多次迴避自傳的詰問,在她離世的隔天就被其父母直接打破。

這段時間我也極為密集地接觸她所見所聞所思,華麗堆砌的文字美學、文學性,很美很共鳴,甚至是淒美了。在16歲起精神瓦解崩潰後,一點一滴努力地活在世界上。其實那些溫室花朵的批評都是真實正確的,但也著實無奈。真正生存在社會現實中,為了生存得就學就業的人,就算精神解離渙散,仍必須面對生活面對人生的人,是否真的有更大的機會回到常軌?但這也正是林的人生與必然吧。

在自我價值極為低落的情況下,她說這是一個非常無望的寫作,在此之前、在此之時、在此之後,這樣的事都不會停止發生。

然而這無意卻有效地發生了影響,產生了輿論;縱使仍有許多令人絕望的面向批評檢討著被害者,但另一方面也確實有效地引起正視性教育的意識。

這其中我參與的討論、我的留言與憤慨也是熱烈又熱切,而今在此作為紀錄,卻也說不上什麼。書會買會讀,但不是現在,或許一年後,作為複習或覺識的保鮮。

那些房思琪式的謀殺,且讓我緩緩。

時事文:年輕人太會花錢、客人還家人

這兩件事在這周引起軒然大波,每天在網路上都有各式文章可看。說實在的,在別人的評論之前加幾句感想很容易,甚至一不小心加了幾百個字的感想也是有的;但要新起一篇文章覺得[啊這些大事件都好有趣喔!紀錄一下吧!]面對空白的部落格文章張貼畫面,腦筋也跟著一片空白了…

write

還是試試看吧。

一、徐重仁

其實徐重仁接連著退出 iChef 和新書發表會說年輕人太會花錢,是接連著發生,話題性超強,加上這段時間台灣品牌社群小編,大概跑不掉就奧美經營的全聯,數一數二地受人注目,於是老總的失言,社群應如何應對,看門道的看熱鬧的,大家都等著看。

隔天一早大概九點到十點左右,來了一篇所謂「跪文」以及其專業文字分析,估計是社群緊急危機處理,徹夜討論後,挑了個社群流量高峰時間張貼。該跪文我最大的感覺是,老總道歉誠意可見,但潛台詞就是:不要鬧了(加薪什麼的?扯太遠了吧)我會多聽少說這件事就這樣了吧。

然後我想回頭說說 iChef ,這個在創業圈似乎很厲害,但對雖然算在網路圈但實際也是個小老百姓鄉民而已的我來說,退出董事會的消息,我還稍微多看了點跟 iChef 有關的文章,才比較了解脈絡。(喔~原來SaaS是這麼回事,想到幾個月前應試一家 SaaS公司,那時是完全不瞭解啊!難怪出醜了。人生就是各種出醜啊)

而這事不多久,臉書也立刻有人回覆了一篇大意是說: SaaS 不是這樣玩的長文,算是條理清晰地一一反駁在消息新聞中,徐重仁認為他失望了要退出的理由。該文有提到他們新創團隊之間自己說6年抵傳統產業18年云云。其實姿態也很明顯,這事也能跟徐重仁不久之後的「失言」(很是有些人覺得那不算失言,是說實話啊之類)可以對應。

各人站在自己的立場與世代,帶著某種程度的自信,以及相對應的成見了。

反駁徐重仁之所謂 SaaS 是這樣玩的文,我在不同地方看到相同觀點的質疑,當然不是直接質疑,頂多就是網路上自己分享此話題時的 murmur:SaaS 需要多開發新市場所以當然會一直燒錢(我極度簡化的解讀),之後會有因長期使用服務產生的長尾效應,可以獲得很久的收益。但 iChef 主要對象是餐廳,餐廳的生命週期有這麼長嗎?

我自己看到那所謂服務得好長久下來會有收益的效應之說,心裡也是輕輕哼了一聲,哎呀呀,面對過客戶的人都知道,今天有單、今年訂你,合約到了就是重來一番,甚至合約沒到,翻臉也是可能的,更不用說,對,扯到餐飲業的生命週期一事了。商場上就是這樣的。

當然,收益看短看長、長期投資有其必要,平衡點在哪裡,都是經營管理者的專業,自然不是我們市井小民可以想像的。所謂外行看熱鬧而已。

 

、、

 

然後來說年輕人太會花錢。(光是打出以上文字就花了半個多小時*翻白眼*)

世代之間的感受不同,請注意「感受」這件事是沒有經過數據檢驗的,也因此『年輕人太愛出國玩』『1977年我剛出社會的月薪是9000』,被以數據打臉得很嚴重,雖然前者的數據是說,出國旅遊者年齡超過40歲的有52%,我覺得其實就是一半一半,但如果以原句計較年輕人太愛出國一說,確實是可以輕輕打臉。至於40年前的月薪與今日相較一事,物價的比較就不用說了。這裡要提另有朋友說過,1977年台灣的社會氛圍其實也不怎樣,生活在現代的人,不見得真能在40年前如魚得水。況且徐先生還是個日本留學碩士,當時高知識分子的比例也不如今日,月薪高一點是合理的,只是要拿來說嘴好像與今日幣值相較是低薪(所以要好好埋頭努力充實自己,無須在意薪水太「低」)就有點可笑了。

大數據顧問高手之強者我朋友(其實跟網友差不多而已沒什麼實際生活的交情硬要攀關係而已)貘Gene,在某則討論留言中,提到其實真正做事,而且能力強的人恐怕都是40歲以下的年輕人,40歲以上的恐怕不少只是卡位卡得好才領得高薪,「長輩」們在自己舒適圈裡的感嘆,與想要告誡提醒年輕人的慈祥和藹,經不住數據檢驗,造成感受不好。

也有人覺得這又是一次媒體斷章取義,鄉民無腦起舞。

不過我不覺得。這算是根本心態的差異,所以才說道歉文寫得不壞,幫奧美鼓鼓掌,末段說要多聽少說了,兼具了:我不會再說教,以及:這件事就到這裡吧不要再鬧了孩子們。

 

二、ㄇㄩ事件

 

起因是一位母親把教養孩子的影片放上粉絲團(據說四歲的孩子已有四百多個短片),引起軒然大波。

有幾個點,這位前公關現全職母親,亟欲透過各種方式獲得成就感,可愛的孩子是最「方便」的(可以看出我個人有多不贊成這種行為)。但溫朗東(臉書為評論家在這裡連名帶姓的寫應該不至於冒犯)提到這可能是某種「社會共業」(這四個字是我自己的解讀,意思大概是這樣)。也就是說,換個角度想,這類媽媽的心理素質狀態,其實已經有問題,而追本溯源,是這個社會給的壓力所致。

這種女性、家庭、教養、職業生涯的話題,實在太是我輩經常抗議的點了,但社會氛圍長期如此,說真的,除了無奈,不知道該多說什麼,有時候甚至覺得:欸,說這麼多有用嗎?那些寬容男性的家庭功能的觀念,會因此扭轉多少嗎?抱怨完了之後轉頭還不是得面對一樣的結構?(母職與教養與女性生涯,這則還不錯,雖然有朋友說點得太溫和了吧)

其實今日時間有些緊迫,怎麼會挑這時候記錄此事呢?想先到這裡就好,但本人我在打部落格文章這事,沒有一氣呵成(遺棄!對了,家人還客人的教養邏輯,強烈暗示了遺棄的可能,就跟「你不乖就把你丟掉」一樣,非常不可取)之後很難再有連貫的思維。

有人說這個粉絲團這段期間反而增加了許多新粉絲,雖然討論者云,可能是要看熱鬧吧!不一定是贊同。也有人說,這種教養影片,很容易打動無腦父母,來個SOP看似有道理就依樣畫葫蘆。

該怎麼說,敗在孩子是邊哭邊說的,這位媽媽算是大失策,如果不是哽咽著邊哭邊說,反彈可能沒那麼大,或甚至完全沒有;只是負面事件的出名,也許是這位前公關人媽媽可遇不可求的契機?(對,我在諷刺)練習一下危機處理。據說社會局都有上門。(我完全沒有點入該粉絲團,許多資訊都是從別處討論留言裡,有熱心人士截圖看到的。)

另有人說這反彈也太誇張、霸凌啦、跳太快啦(說小孩會怎樣壞掉,明明這媽媽也是很愛小孩吧)其實沒有人說她不愛小孩,…好啦,我結尾一下,真的沒時間了,就是,小孩商品化真的不好。

(但是我剛剛又看到張大魯的發言,他說不知道左左右右或喬喬她們現在如何了,欸,是啊,在網路上而起被商品化的小女孩,ㄇㄩㄇ又不是頭一遭)

 

講完了(應該啦)掰~

 

。。
補1:iChef 專業整理(inside):https://www.inside.com.tw/2017/04/14/ichef-discussion

續約率80%,LTV客戶終身價值,針對餐飲業者的數據。

 

補2:ㄇㄩ事件


這張留言截圖在許多討論文章的留言區都看得到,太頻繁了到我覺得乾脆存下來附在這裡吧。

這位前公關媽媽表示,「未因在家裡懶了五年…」「懶了五年」「懶」?????曾經的職場女性,是如何看待全職媽媽這份「工作」的呢?它不是一份工作。

其實我不敢說自己能完全跳脫這種觀念,但我能意識到…

 

補3:2017/4/11 google 出了一個很厲害的畫圖應用 https://www.autodraw.com/,剛剛補上ㄇㄩ事件截圖,驚覺文章代表圖片變成該張截圖,趕快應&#x7528; google 新功能,弄一張圖進來..,說到這,徐重仁事件有一個粉絲團非常快速地建立,並且也用這個畫圖應用,加上每張附上幾個字,建立了類簡報相簿,講這個事件。嗯,找到了,在這

以愛之名

rainbowflat

個人部落格就是紀錄所念所想,想著這個主題要記錄下來也有幾日了,但不得不承認,就像高中畢業之後就沒再摸過數學算式一樣,腦子屬於這個部分的靈活度以及連結不是只有降低而已,可能會完全消失的,這樣的體會很可怕,要承認自己書寫成文的能力已經快要消失殆盡,真是最殘酷的現實了。(在部落格離題是正常的)(咦)

繼續閱讀 “以愛之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