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戳破的藝術

人際溝通總有些有趣片段。

之一:「跨境電商」

朋友教會的朋友,有兼差是跨境電商有關,朋友問我有沒有興趣了解,我說好呀,有興趣了解。於是來了email和Line,但說要有一小時以上的解說時間,卻也沒有任何事前資訊可參考,又說是「可兼差」性質工作。各位在社會上打滾多年(或甚至不必)看到這些,心裡都該有數了吧?

好的,我反正是真的想看這樣的東西,要怎樣跟「跨境電商」掛上關係,Line上說到,我在網路業界打滾多年,我應該不需要1~1.5hr時間,最多半小時應該夠了。約了週五中午時間。

來者是個女孩,已懷孕多月,但不知道是身著黑衣,或真的纖細,當她說「下個月就要生了」還真是嚇了我一跳。會議開始,兩人大致了解彼此背景,她曾在台灣著名名產品牌工作四年半,當時也開拓了東南亞的真正跨境開發維運事務,前年有一機會到中國工作,眼界大開,但不巧懷孕生子了,一心想回到台灣好好與孩子度過親子最親密的最初幾年時光,於是捨去高薪與大格局工作,去年底回到台灣;並因緣際會知道了「這個驚人的商業模式」。

而我簡述了我的工作經歷,從十年前在入口網站平台,到幾年前在極大流量內容網站從專案中後端開始跨到與客戶接觸的陌生開發維護的前端,整個網路相關領域從平台、產品、行銷、業務等面向,就算沒有實際操作經驗,也因積極參與臉書相關社團以及相關工作經驗,緊緊跟著。

所以對她口中的「跨境電商」有興趣。

然而談到最後,這個特性已被我們掠過不談,因為彼此都知道,那只是吸引外行人的噱頭,我再追問也只是給對方難堪,沒有戳破

果然、確實是一個生物科技健康產品的直銷模式。事業以賺錢為核心目標,但又頻頻以「金錢的最後只是數字而已」「是真的非常震驚感動這樣的模式,想幫助更多人」試圖說服聽者,嗯,我沒有被說服,當然,不好意思浪費妳的時間了。心裡默默這麼想著。雖然我真的聽得很認真、適時提出問題、聚精會神…從雙方背景介紹到到整個講完,也只花了半個小時多一點,不出所料。

然後,好好地、禮貌感謝後告別了。

之二:台灣向下沉淪

公司同事聚會的場合。

有一個我相當尊敬的前輩同事,近日深感她籠罩在極度負面的氛圍,她的邏輯條理相當不錯,有其重要位置的適切程度,但表達方式總帶著滿滿的怒氣,常讓人難以釐清她是真的在生氣,還是真的在講事情?當然,我能理解是真的在講事情,因為這樣的態度和討論事情的方式,不只發生在對我身上,也發生在對別人身上,事情說完結束後,不會再對「人」(我)帶有特定負面態度。

只是會議上總被這種強烈的負面批判態度籠罩,烏雲密佈。為什麼不能正向一點好好討論事情呢?我總是在會議中盯著她的怒容看,心裡想著:為什麼要這麼生氣呢?不能好好講話嗎?

一次,非公事的聚會,大家的主題聊到,在這個世界、這個時期,我們究竟該放慢速度,還是該緊追著潮流?

領導者角色的這位同事說:台灣向下沉淪著,不出幾年,就會像菲律賓一樣(菲律賓絕對不好嗎?我心裡反駁著),像是印度,已經有很多人比台灣強很多了。

這時,我正色,面對著她說:但是印度的文盲比例很高!

她說:印度的上層菁英,比台灣的中低階強很多,這是非常值得憂慮的!(我登愣!心中震驚)

同樣帶著凜然憤怒說著。我沒有再反駁,雖然我心裡很希望聰明如她,聽得出自己說的話有多大的邏輯漏洞,但我想很難…只是我真的無法當場再提出什麼意見,不想進一步再說什麼,去戳破這個單純架構的邏輯破洞

任何國家的上層菁英,都很有機會比另一國家的中低階層強得許多。到底為這件事在憤慨什麼呢?沒有更深入的想法了嗎?或者,只是為了負面而負面呢?

有一些些希望她真能理解我不戳破的善意,但同時又知道,她深陷這樣的思考氛圍,連第一步意識到邏輯問題都很難吧。

<><><><><><><><><><><><><><><><>

心裡還有一些其他的例子想說,但又覺此時此刻太過敏感,就不那麼仔細記錄場景細節,說個大概便罷。

例如,有時也能理解他人不戳破的溫柔,不給難堪,話不必說到底,我可以懂得,然後我心存深深的感激,感謝對方的善意。

又例如,遇到莫名其妙地把話說到底、說到死,完全說開、戳破,對方心裡最底層莫名的任性悉數表達,就是要對妳張狂表現,趾高氣昂的姿態欺壓著人,也是大開眼界,此時便是低頭抿嘴,盡可能忍住所有反駁的意念與動作,盡可能,如此,這情境可盡快結束。也確實都能盡快結束。

只是有時候那莫名其妙的情境,不在時間長短,在於其本質荒謬可笑。不過若能縮短時間,也算節省了生命。

廣告

當下無法擺脫

休息了約五個月的時間,而且是「專注在休息」上,不為了什麼未來的可能而準備。

人生雖然是ㄧ直向前走,但有時是早已困頓地繞著圈子,繼續向前的只有時間和歲月而已,雖然大多數時候這樣就夠了。

孩子出生後,小嬰孩的每個需求都是「立即」的,否則就是無止盡地哭喊尖叫,隨著每日增加新的技能,就會有更多花樣整娘…..

我是個容易緊張的娘吧,二寶出生後雖然有從容ㄧ些,但基本上還是過度被生物本能操縱,被小孩操縱(被老公嘲笑),總還是孩子的需求優先。

起床要給孩子換尿布、準備早餐、趁她們吃早餐時打點自己、準備出門物品,出門先送小孩到幼稚園、上班;下班趕去接小孩、回家準備晚餐、趁小孩吃晚餐時做點家事,但仍要不時盯孩子吃東西,或餵食。 繼續閱讀 “當下無法擺脫"

倒數第二次

看著行事月曆的時候,數算著日子,11月4日,似乎是個什麼特殊日子,嗯,是了,是我最後一次被痛揍,十九歲那年。

如今算算也有十八年以前了,佔了我一半的人生比例。

昨天晚餐後跟koala聊起一件日常觀察到的事,說到「右臉眼下紅著一大塊」比畫著他的臉,想說明正確的位置。

他毫不遲疑的說:『家暴啊。』

「是齁?我確實是這樣想,這兩三年大概有印象的約有三次,之前好像有含糊地,不知道是我自己自找理由亂問還是她說的,說是過敏之類的。」

如果真的是家暴,兩三年有三次(我有印象的)頻率不算高。那麼怎樣頻率叫高呢?嗯…一般來說,一個月兩次上下的頻率才算高吧!

「但我不可能問她呀,我覺得大家都這麼大的人了,要聊這個是不大可能…。」
『妳可以問ooo』
「對喔,我是沒想到可以問她,她們是認識比較久,但我也不覺得可以問出什麼就是了。」
我自己曾身歷過,所以對這樣的跡象顯示,會以家暴方向為主要假設;我知道或許不是,有無限個其他可能因素啊,我不是福爾摩斯。

我抽出書架上的一本書《傷痕累累》是最近一次讀到相關主題的小說,那本書十分哀傷。
「主角生了一個兒子,努力逃離家暴她的丈夫,但一直被找到,後來兒子都被帶走,最難過的是兒子被帶走找不到了,人生無望。她先生好像是警察。」
憑著印象大致描述了書中的內容,撣撣書上的灰塵,又把書放回去。很哀傷的小說,印象中這本小說中的家暴頻率也不到「高」(每個月兩次)的頻率,但好像還是跟喝醉酒有關,而且也打得很兇,旁人一定看得出來的那種程度。

從十七八歲開始,無法忍受父親體罰方式,我對這種主題就特別敏感,但總迷網地覺得,那些主題都有十分相近的公式(誰說悲傷的故事各有不同?)

施暴者多是男性,約98%,例外的是出現在幼童身上,加上精神異常或酗酒的母親。
施暴者多有明顯的上癮問題,例如吸毒或酗酒,且多在吸毒後或酒醉後等神志不清時,比例是85%,例外的是精神異常。
施暴者常是不負責任的人,只會喝酒花錢人生落魄潦倒,打人出氣。這部分例外的就只剩下隱性精神異常者了,就是人前光鮮亮麗,人後猙獰可怕。

但我的情況除了施暴者是男性的條件外,其餘條件完全不符合,我頂多將他歸類於「情緒管理低能」。

倒數第二次被打得遍體麟傷跑出家門,身上還有傷口在流血是我十八歲考完大學聯考那兩天,大概是七月三日吧!

我把那次被打寫了一篇文章投了稿,不無自喜地得了大眾文學獎佳作,然後在那時刻我又被打了最後一次,在神桌前燈光昏暗瘋狂迷亂地揍著我。十九歲的11/4。

隔天開始我去馬偕驗傷、去學校申請特殊案例住宿,頭也不回地離開了家,但諷刺的是,幫我搬家的還是我爸媽。

這是家家有本的難唸經,關在門後你要自己仔細琢磨嗎?說真的,很難。通常是閉上眼睛熬一天過一天。

繼續閱讀 “倒數第二次"

小時候就確定的事

最近在讀一本歐陸小說,西班牙《餘燼》,說的是兩個男子之間友情崩壞的故事,在三十來歲時的某次夜談中發生了某個關鍵性的事,然後彼此分離四十一年之久,再見時彼此已是七十五歲的老翁。

由於說的是人生,於是整部小說(目前只讀了剛好半部左右)叨叨絮絮的都是些很Big Picture的感懷,孤獨、友情、失落、追尋等等的事,並且鉅細靡遺地回溯著成長歷程中的諸多事件,為讀者拼湊著帶到這必然的當下,的這段聚首、長談。

讀這樣小說的附帶價值--除了行文中對人生種種感懷可引起深深共鳴之外,你會開始檢視自己的人生,哈!

繼續閱讀 “小時候就確定的事"

如果你中了一億,還會繼續工作嗎?之新年新希望

這個假設提問,每到彩券累積到個數字被新聞提起,我就會想問人,錢的數字跟著累計獎金而改變,但至少一億以上。

昨天(2/4)大樂透加碼一億,我和koala閒扯起來

不是第一次跟他閒扯這個話題,這次因為三歲的Olivia去奶奶家過年,我們多了很多實際對話的機會,而不是用gtalk(或噗浪、或G+)有一搭沒一搭地閒聊;孩子在的時候,這個貓狗嫌的階段,好容易令父母發怒,而明明她又那麼可愛,真的相當矛盾。

「如果你中了一億,你會拿來做什麼?會繼續工作嗎?」

『存起來。』

「也對,符合你低調的個性,那我呢?」

『妳當然不會啦!妳這個好吃懶做的個性!』

一來,我早已曾明我所志,我「應該」不會繼續工作,二來,koala三不五時喜歡揶揄我好吃懶做,即使我工作顧小孩忙得翻天覆地,他這樣的揶揄也一路走來始終如一。

一開始心裡大半很氣,習慣之後也開始揶揄自己,確實喜歡閒散的生活步調,但若是沒有壓力挑戰性的工作,我又不帶勁,兩端。(後來覺得工作也甚是吸引我,若經濟能力許可,能否找更多家務、托育資源,讓我的生活能多喘息,細細去想,卻發現也沒那麼容易;錢真的不能解決所有問題)

 

懷Aly的日子後半,厭煩自己不斷地抱怨。 繼續閱讀 “如果你中了一億,還會繼續工作嗎?之新年新希望"

焦灼地燃燒著

生活陷入這樣的狀態。

懷孕害喜的不適,在這幾週逐漸緩和,伴隨著這次嚴重的程度,緩和的速度也慢得多,不是一週、兩週就回到人間,在不再噁心到嘔吐得出來後,仍無法好好地吃東西,嗅覺仍無法忍受某些氣味(甚幸已不是「幾乎全部氣味」),這樣緩慢地進行著,但工作上卻已如火如荼地每日燃燒著自己。

隨著每天回家的時間越來越晚,我的焦躁程度也一直攀升。

家務上的混亂我倒已經看開,維持著「可過生活即好」的狀態,基本清潔仍能做到,但那些心裡掛念的沒有收拾的雜物啦、玩具啦、換季啦,都能擱著想:現在這樣可以就好,總有一天我會想收拾。

胡亂地起這篇部落格,除了碎念生活上的煩躁外,就是想一股腦隨意紀錄這段時間停留在腦海過,想要紀錄的瑣碎想法。

繼續閱讀 “焦灼地燃燒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