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事文:年輕人太會花錢、客人還家人

這兩件事在這周引起軒然大波,每天在網路上都有各式文章可看。說實在的,在別人的評論之前加幾句感想很容易,甚至一不小心加了幾百個字的感想也是有的;但要新起一篇文章覺得[啊這些大事件都好有趣喔!紀錄一下吧!]面對空白的部落格文章張貼畫面,腦筋也跟著一片空白了…

write

還是試試看吧。

一、徐重仁

其實徐重仁接連著退出 iChef 和新書發表會說年輕人太會花錢,是接連著發生,話題性超強,加上這段時間台灣品牌社群小編,大概跑不掉就奧美經營的全聯,數一數二地受人注目,於是老總的失言,社群應如何應對,看門道的看熱鬧的,大家都等著看。

隔天一早大概九點到十點左右,來了一篇所謂「跪文」以及其專業文字分析,估計是社群緊急危機處理,徹夜討論後,挑了個社群流量高峰時間張貼。該跪文我最大的感覺是,老總道歉誠意可見,但潛台詞就是:不要鬧了(加薪什麼的?扯太遠了吧)我會多聽少說這件事就這樣了吧。

然後我想回頭說說 iChef ,這個在創業圈似乎很厲害,但對雖然算在網路圈但實際也是個小老百姓鄉民而已的我來說,退出董事會的消息,我還稍微多看了點跟 iChef 有關的文章,才比較了解脈絡。(喔~原來SaaS是這麼回事,想到幾個月前應試一家 SaaS公司,那時是完全不瞭解啊!難怪出醜了。人生就是各種出醜啊)

而這事不多久,臉書也立刻有人回覆了一篇大意是說: SaaS 不是這樣玩的長文,算是條理清晰地一一反駁在消息新聞中,徐重仁認為他失望了要退出的理由。該文有提到他們新創團隊之間自己說6年抵傳統產業18年云云。其實姿態也很明顯,這事也能跟徐重仁不久之後的「失言」(很是有些人覺得那不算失言,是說實話啊之類)可以對應。

各人站在自己的立場與世代,帶著某種程度的自信,以及相對應的成見了。

反駁徐重仁之所謂 SaaS 是這樣玩的文,我在不同地方看到相同觀點的質疑,當然不是直接質疑,頂多就是網路上自己分享此話題時的 murmur:SaaS 需要多開發新市場所以當然會一直燒錢(我極度簡化的解讀),之後會有因長期使用服務產生的長尾效應,可以獲得很久的收益。但 iChef 主要對象是餐廳,餐廳的生命週期有這麼長嗎?

我自己看到那所謂服務得好長久下來會有收益的效應之說,心裡也是輕輕哼了一聲,哎呀呀,面對過客戶的人都知道,今天有單、今年訂你,合約到了就是重來一番,甚至合約沒到,翻臉也是可能的,更不用說,對,扯到餐飲業的生命週期一事了。商場上就是這樣的。

當然,收益看短看長、長期投資有其必要,平衡點在哪裡,都是經營管理者的專業,自然不是我們市井小民可以想像的。所謂外行看熱鬧而已。

 

、、

 

然後來說年輕人太會花錢。(光是打出以上文字就花了半個多小時*翻白眼*)

世代之間的感受不同,請注意「感受」這件事是沒有經過數據檢驗的,也因此『年輕人太愛出國玩』『1977年我剛出社會的月薪是9000』,被以數據打臉得很嚴重,雖然前者的數據是說,出國旅遊者年齡超過40歲的有52%,我覺得其實就是一半一半,但如果以原句計較年輕人太愛出國一說,確實是可以輕輕打臉。至於40年前的月薪與今日相較一事,物價的比較就不用說了。這裡要提另有朋友說過,1977年台灣的社會氛圍其實也不怎樣,生活在現代的人,不見得真能在40年前如魚得水。況且徐先生還是個日本留學碩士,當時高知識分子的比例也不如今日,月薪高一點是合理的,只是要拿來說嘴好像與今日幣值相較是低薪(所以要好好埋頭努力充實自己,無須在意薪水太「低」)就有點可笑了。

大數據顧問高手之強者我朋友(其實跟網友差不多而已沒什麼實際生活的交情硬要攀關係而已)貘Gene,在某則討論留言中,提到其實真正做事,而且能力強的人恐怕都是40歲以下的年輕人,40歲以上的恐怕不少只是卡位卡得好才領得高薪,「長輩」們在自己舒適圈裡的感嘆,與想要告誡提醒年輕人的慈祥和藹,經不住數據檢驗,造成感受不好。

也有人覺得這又是一次媒體斷章取義,鄉民無腦起舞。

不過我不覺得。這算是根本心態的差異,所以才說道歉文寫得不壞,幫奧美鼓鼓掌,末段說要多聽少說了,兼具了:我不會再說教,以及:這件事就到這裡吧不要再鬧了孩子們。

 

二、ㄇㄩ事件

 

起因是一位母親把教養孩子的影片放上粉絲團(據說四歲的孩子已有四百多個短片),引起軒然大波。

有幾個點,這位前公關現全職母親,亟欲透過各種方式獲得成就感,可愛的孩子是最「方便」的(可以看出我個人有多不贊成這種行為)。但溫朗東(臉書為評論家在這裡連名帶姓的寫應該不至於冒犯)提到這可能是某種「社會共業」(這四個字是我自己的解讀,意思大概是這樣)。也就是說,換個角度想,這類媽媽的心理素質狀態,其實已經有問題,而追本溯源,是這個社會給的壓力所致。

這種女性、家庭、教養、職業生涯的話題,實在太是我輩經常抗議的點了,但社會氛圍長期如此,說真的,除了無奈,不知道該多說什麼,有時候甚至覺得:欸,說這麼多有用嗎?那些寬容男性的家庭功能的觀念,會因此扭轉多少嗎?抱怨完了之後轉頭還不是得面對一樣的結構?(母職與教養與女性生涯,這則還不錯,雖然有朋友說點得太溫和了吧)

其實今日時間有些緊迫,怎麼會挑這時候記錄此事呢?想先到這裡就好,但本人我在打部落格文章這事,沒有一氣呵成(遺棄!對了,家人還客人的教養邏輯,強烈暗示了遺棄的可能,就跟「你不乖就把你丟掉」一樣,非常不可取)之後很難再有連貫的思維。

有人說這個粉絲團這段期間反而增加了許多新粉絲,雖然討論者云,可能是要看熱鬧吧!不一定是贊同。也有人說,這種教養影片,很容易打動無腦父母,來個SOP看似有道理就依樣畫葫蘆。

該怎麼說,敗在孩子是邊哭邊說的,這位媽媽算是大失策,如果不是哽咽著邊哭邊說,反彈可能沒那麼大,或甚至完全沒有;只是負面事件的出名,也許是這位前公關人媽媽可遇不可求的契機?(對,我在諷刺)練習一下危機處理。據說社會局都有上門。(我完全沒有點入該粉絲團,許多資訊都是從別處討論留言裡,有熱心人士截圖看到的。)

另有人說這反彈也太誇張、霸凌啦、跳太快啦(說小孩會怎樣壞掉,明明這媽媽也是很愛小孩吧)其實沒有人說她不愛小孩,…好啦,我結尾一下,真的沒時間了,就是,小孩商品化真的不好。

(但是我剛剛又看到張大魯的發言,他說不知道左左右右或喬喬她們現在如何了,欸,是啊,在網路上而起被商品化的小女孩,ㄇㄩㄇ又不是頭一遭)

 

講完了(應該啦)掰~

 

。。
補1:iChef 專業整理(inside):https://www.inside.com.tw/2017/04/14/ichef-discussion

續約率80%,LTV客戶終身價值,針對餐飲業者的數據。

 

補2:ㄇㄩ事件


這張留言截圖在許多討論文章的留言區都看得到,太頻繁了到我覺得乾脆存下來附在這裡吧。

這位前公關媽媽表示,「未因在家裡懶了五年…」「懶了五年」「懶」?????曾經的職場女性,是如何看待全職媽媽這份「工作」的呢?它不是一份工作。

其實我不敢說自己能完全跳脫這種觀念,但我能意識到…

 

補3:2017/4/11 google 出了一個很厲害的畫圖應用 https://www.autodraw.com/,剛剛補上ㄇㄩ事件截圖,驚覺文章代表圖片變成該張截圖,趕快應用 google 新功能,弄一張圖進來..,說到這,徐重仁事件有一個粉絲團非常快速地建立,並且也用這個畫圖應用,加上每張附上幾個字,建立了類簡報相簿,講這個事件。嗯,找到了,在這

廣告

帶有美感的數理天資

Olivia 前天晚上一拿到魔術方塊,喀喀咖咖就把每一面的中央都轉出不同顏色,爹娘為之驚豔,說:那再把每一面轉回來吧!

(只轉回兩面)

一邊日常瑣事聊起了彼此小時候的魔術方塊驚豔。父:最常做的是把每一個方塊拆下來再組回去,因為沒掌握到訣竅,所以這樣玩。母:把上面的貼紙撕下來換顏色,也是因為不會玩(不過倒沒有真的每一塊都重貼,純粹發現是貼紙可撕)。但Olivia 手上這個可不是貼紙色塊。

「人類最快速度是三秒吧!但是電腦是一秒以內,(所以沒有意義)」

但其實我們說的這些理所當然,對 Olivia 來說沒啥意義,把混亂的每一面競速轉回所有面顏色整齊?她不是這麼玩的。
隔天:「媽媽妳看我把兩個面轉成了H!」

轉成有意思的圖案才好玩。

愛情的各種樣貌

「起床囉!起床~」臉貼暱著她可愛的臉,閉著眼睛的臉。

「嗯..」其實應該沒有這個嗯,是沒有反應才對。

「還想睡是嗎?」

(點頭)果然有反應了。

「我也好想睡喔~」抱著她可愛得無以復加的小臉蛋小身體。

「妳可以睡我的床。」三歲多的孩子在朦朧未醒之際,竟能如此清晰地說完這幾個甜蜜的字。

「謝謝~妳要起來吃早餐嗎?我切好很多水果喔!有棗子、小番茄、和蘋果,牛奶也熱好囉!」

「棗子,呵呵呵呵,早上的早~」

「對,早上的早,但是字不一樣喔!」心裡盤算著,這真是適合早餐吃的水果?

繼續閱讀 “愛情的各種樣貌"

書寫的執迷可以放下?

當然沒有。只是不覺得可以展演。或說媒體變化,在FB以及自己經營著玩的小粉絲團裡,仍會引用一些訊息、新聞發表一些零星的想法。搬來部落格保存總覺得多此一舉,留在SNS上又注定消失於時間洪流之中。

即使如此又怎樣呢?滄海一粟啊。

仍是持續書寫的還有網路硬碟裡的數位日記,覺得沒有必要公開,如果要公開,要跟誰對話呢?用字遣詞需要用什麼角度才好呢?說到這個是有點可笑,常有人說我的文章也不過意識流而已,那是好聽的說法,直接一點說就是把自言自語搬上網路公開給人看哪。

雖然大部分的部落客也是如此,嘖嘖嘖,我還端得起把自己跟部落客比嗎?

繼續閱讀 “書寫的執迷可以放下?"

睽違六年的跑步

我想,這是記錄「身體文」最好的切入點了吧!雖然十一月初已想過要寫一篇身體文,但沒有主軸。這半個多月來,也就產生了這樣的支點可以開始。


前幾天在圖書館準備隨意借書,待上架書車上隨意亂翻,看到《關於跑步,我想說的是…》就忍不住拿起來翻看,明明這本書我自己有的。一向知道村上春樹是非常自律的小說家,每天跑步以及寫作的時間分配,雖然仍有某種程度的靈活分配空間,但基本上是非常規律的。

這次的「長假」從九月初開始,但一直到十一月中,才依著印象找到所居住地區的運動中心,似乎開幕了?(其實根本不知道是已經開幕很久、或還沒開幕?只是想到,查了一下)非常驚喜地發現,10/1才正式營運,於是開開心心地去健身房開始跑步,所有的設備都是嶄新的!

而這個跑步,是睽違了六年之久的時光啊… 繼續閱讀 “睽違六年的跑步"

以愛之名

rainbowflat

個人部落格就是紀錄所念所想,想著這個主題要記錄下來也有幾日了,但不得不承認,就像高中畢業之後就沒再摸過數學算式一樣,腦子屬於這個部分的靈活度以及連結不是只有降低而已,可能會完全消失的,這樣的體會很可怕,要承認自己書寫成文的能力已經快要消失殆盡,真是最殘酷的現實了。(在部落格離題是正常的)(咦)

繼續閱讀 “以愛之名"

餐桌對話

午餐的時候,一家人在餐桌上吃飯。

隨著孩子越來越大,各自獨立人格也越見鮮明,真正一個家庭的感覺也漸漸浮現。

我:下午要不要去big lake park?(怕孩子聽出來,若結果是無法去的話,怕孩子會很失望)

K:不,焱太不乖了。

我:之前不是說她滿三歲就可以常常帶出門?(再約半個月滿三歲)

K:對,但之前有常帶出去了,所以預支了,跟那個日劇一樣。(有成功拖著老公一起看「月薪嬌妻」這裡說的是「預支擁抱」的橋段)

我:是喔!那不是三歲半以前都不能帶出去了?

K:沒錯!

我:是也沒有那麼多吧!沒那麼常出去,頂多預支到三個月吧…

玥:媽媽,妳想知道為什麼我在外面特別乖嗎?(5y10m一向都是出了門之後特別乖巧聽話的孩子)

我:妳就快說吧…(小孩常自己鋪這種講話的梗)

玥:因為在外面我怕亂鬧會羞羞臉,人家會笑我,會不好意思。

K:所以妳在家裡就特別不乖,因為沒有人會笑妳,是嗎?

焱: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2y11.5m)

我:所以妹妹現在是在笑姐姐是嗎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真是相當有意思的氣氛。

不過平常用餐桌上都是在催兩個孩子吃飯吃快些度過的,偶爾我會和兩小聊天,其父甚少加入。

註一:很久之前大女兒就是「很能帶出門的孩子,在家很任性、神遊、放空,在外很機敏、溫馴。小女兒幾乎恰恰相反。

註二:記此主要為小女兒的反應有趣,像是有炒熱氣氛高手的潛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