尋找一本好看的小說

昨天半夜又不好睡(俗稱的吃不好睡不好,大概從一點多醒到五點多),突然想到這段日子都沒有本好小說陪伴我呀,於是我就去書架找,心想找本舊書也好,翻出一本精裝買了沒怎看的英文童詩集《下豬下雨下麵條》(但沒多久就疊回去),抽出《人造天堂》,還有《人造衛星情人》呃,這才發現後兩本書都有「人造」二字,《人造天堂》頗能顧名思義就是講毒品世界中的意識,不算小說,會抽出來是因為裡面寫著的是對身體、意識的關聯、認知,就我現在的身體地獄,是有某種程度的呼應,但翻了下覺得這導讀的唐諾未免也太囉唆。《人造衛星情人》是想到我每每會比喻其中的角色「妙妙」,是不是該把它翻出來再讀一遍,只是讀了前面一點段落,那種22歲小堇的人生啊(我幾乎完全不記得這個角色)讓我有點難讀下去;我對「妙妙」有共鳴的年紀,大概是三十左右,也就是介於小堇(22)與妙妙(39)之間的年紀,但眼看我就要走到妙妙的年紀了,思忖著是不是該直接找到那段我最有共鳴的段落好好讀讀就好,但這樣就不是讀小說了,而且村上這種小說本來就很容易讀、可以讀得很快的,只是要我現在去讀小堇那年紀的種種,除了遙遠之外,還帶點嫉妒感(老人對年輕人的標準心態),很難說不是種忍受…。

再不就,再從書櫃裡找找、或週末去圖書館尋尋寶碰運氣。

松子的鬼臉

「令人討厭的松子的一生」是一部很棒的電影,看完之後不只餘韻而已。

雖然在初看完院線時的討論,和電影版的人有點小爭議(哈),不過這也反映出大家對這部電影的投入程度--到了足以引發爭議的地步。爭議在於,松子這樣的人究竟是否合理?呃,也不完全是這樣說,事實上我覺得合理,一如『可以理解但不能接受』,我知道、相信會有這樣的人、這樣地生存著,但是我卻極為抗拒排斥自己成為這樣的人,甚至與這樣的人維持長久的交誼(說來殘忍)。比較簡單、淺顯易懂(好像也不一定)的比喻是:有點偏激卻想表現開放態度的異性戀男對同性戀男的觀點。

因為那個關係,我也反覆思考對他人同情體諒一事,或許是日本文化的同質性,我總是想到事後證明相關程度並不高的《人造衛星情人》裡的妙妙,妙妙生長環境優渥,自己也肯為自己的未來努力、付出,夠堅毅,但沒有受過什麼大挫折或逆境,只是因此少了心裡溫柔溫暖的部分,無法完美演奏出帶有感情的樂曲。我實在沒有立場用妙妙來自我投射,我的生長過程既不優渥也稱不上順利,只是想不到在度過難關之後的心腸會變得硬冷:是你太軟弱、不夠努力,而這部分倒是跟妙妙(村上春樹簡單形容妙妙的這個部分)如出一轍,雖然立基的背景幾無相似之處。

memories-of-matsuko

松子的鬼臉在右上角

松子因為從小無法達到父親的期望,嚴肅的父親總是板著臉忽略她,唯一可以吸引父親注意、讓父親臉部肌肉可以牽動的,就是「鬥雞眼+嘟嘴」這種鬼臉。

e69dbee5ad90

我的鬼臉照也不少…

繼續閱讀 “松子的鬼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