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寫的初衷

最近一個月有個一篇部落格文章,就覺得交差了事,心裡覺得過意得去了。這真是很可怕的事,雖然也可以說,年紀大了,對於展演自己的人生、生活、思想…不再熱衷,反倒還有點害怕那種赤裸的感覺,那些從前認識我的、或者未來可能認識我的,會因著我的書寫,對我有何種…是否正確的理解呢?這麼思前顧後地縛綁了自己書寫的初衷。

圖片

繼續閱讀 “書寫的初衷"

廣告

11/19(四)

無齡。對世界熱情,所以,又怎樣。11/19(四)

其實有很多話可以說。

但,沒有說。生活裡依然充滿各式激昂或平淡的事事物物,隨意地自說自話,都能是記錄生活的麵包屑,但究竟因為心裡安了多少尖銳的、不妥的、憤世的想法與觀感,不願耗費心思迂迴鄉愿陳述,於是啞然靜默於洶湧之外,然後彷彿(然後我就恍神瞬睡了)

太疲倦了,繞了一大段走錯的路,腰很痛,頭從出門就在痛,暈暈昏昏的,夢遊感,在母體之中,哪一份感受才是真正驚/警覺的。

書寫,一隻好筆,慢慢地寫,說又不一樣。未來的人看到自己從小就有鉅細靡遺的影像記錄,做何感想。

我想睡,很疲倦。

世界時間,網路洪流。

[情境記錄]

這天近午去面試,中正紀念堂站,遲了十分鐘才到,面試的場所是舞蹈教室,很特別的體驗,但面試過程中生疏感讓我覺得自己的機會並不大;面試之後也回想到短暫的時間中有許多可表達而未曾表達的,再者,該點離住所實在太遠,真有後續,也是一番考量。

然後坐了一站捷運要去換晶片護照,結果路痴病又犯,在特區中繞呀繞,走得腰都疼了,看到摩斯漢堡,很高興又很疲倦地投入速食店懷抱,拿出紙筆,囈語書寫,如上,傍晚返家之後打字上部落格,失笑於,我到底在夢囈個甚麼勁?甚麼世界時間、網路洪流?!嗯哼,還真是任憑思緒流動,隨興之所至地書寫呀。

橫亙在我們之間的,又是甚麼?

《欲望的權利》The Rights of Desire p.155

無以名狀正是那種時刻的奧秘,可是,我除了文字之外,還有什麼呢?即使就在我弓身埋進她懷裡,在那直接的發現的時刻,我已經不自禁地在想,在未來,我要以什麼樣的字眼回憶此情此景:渦卷瓣末裂片……我試著找尋不同的字眼。以性形容未免太平庸,太一般化,少了一點人味,也嫌模糊。陰道這個詞我一向認為帶有侵略性,就像以植物學名去稱呼一朵美麗的花一樣。此外,我在道德上也對陰道這個詞有意見,因為就像刀鞘、護套一樣,彷彿女人身體的核心是虛空的,只有在扮演容納男人武器的貯存所時,才有存在的意義。另外還有好幾個詞,不是有侵略性就是顯得愚蠢,我也逐一放棄--不論是將它比喻為一種貓科的小生命,或是一種小巧的西班牙風扇,或是借用裂痕、壕溝、傷口等字眼的同義詞來形容,都只會讓現實變得更加晦暗。至於屄這個字,雖然至少不代表著委婉的說詞或逃避,但對我那個時代,或以我的個性來說,總是帶有驚嚇、醜聞的含意。但這還是個詞,而只要是個字眼,就一定會橫在我們與世界之間作梗。文字讓我們實際瞭解,我們是如何地與現實「失去聯繫」。文字帶來的魅力與失望都盡在於此,它們讓我的回憶留下缺憾,但秘密畢竟還是秘密。

More about 欲望的權利

繼續閱讀 “橫亙在我們之間的,又是甚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