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 Face

最近看一部影集,Lie to me

男主角吊啷噹的調調,有那麼點凱文史貝西的影子。初看到這部影集的時候,非常喜歡,深深覺得它彌補了我對CSI證據優先但破案仍嫌過於神化的缺憾--雖然補了這個缺憾,不免帶來另外一個,這,應該可以說是,戲劇化不得不然、必要之惡吧!

CSI講證據(至少在LV和NY系列如此),但在和犯人交談的過程中,為何總那麼具有說服力或威嚇性,總能輕鬆簡單地讓犯人俯首認罪呢?即使罪證確鑿,人,還是會說謊的。

但畢竟一次處理一個主題就夠了,CSI處理證據、Lie to me處理戳破謊言;因此後者在觀看系列之後,毫不意外地出現神化「戳破謊言」可以達到的功效,無往不利地幫助破案…。

繼續閱讀 “The Face"

廣告

意圖使人尷尬,卻沒有惡意

某好友她大姐,以及其他。

有沒有惡意其實也很難說…你如何斷言對方的動機呢?

這篇文章是十月一日的草稿,實在山窮水盡,挖一些以前只打了標題和幾個字內文的草稿來充場面。不過當然,這個主題是很想很想寫的,只是這卻也是一個很令人尷尬的主題,因為會落入一種極想批評他人,又不甚乾脆的鄉愿裡去,虛偽。欸。

或者是任性呢?我這麼想。

今天下班走到公車站牌的那段路上,我告訴自己「不要怕」,當然沒什麼好怕的「只要把自己的想法說出來就行了。」有些人的態度會壓過他的理智、你的理智,也就是你們溝通關係中的理性;這是很不好的事,但是要學會應對這種情況,不能總是被情緒左右,最無奈、無辜的,竟是被他人的情緒左右,甚至是一個算不上很重要的他人,也就是說,在感性交誼上並沒有太深情感的他人。

所以事情就是這樣,雖然你知道那沒有惡意,但最令人難受的就是「你知道那沒有惡意卻一而再地感到被傷害。」這麼日積月累下來也是超內傷的,所以敬而遠之之外,自己新裡的銅牆鐵壁,也可以趁機好好鍛鍊鍛鍊,是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