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19(四)

無齡。對世界熱情,所以,又怎樣。11/19(四)

其實有很多話可以說。

但,沒有說。生活裡依然充滿各式激昂或平淡的事事物物,隨意地自說自話,都能是記錄生活的麵包屑,但究竟因為心裡安了多少尖銳的、不妥的、憤世的想法與觀感,不願耗費心思迂迴鄉愿陳述,於是啞然靜默於洶湧之外,然後彷彿(然後我就恍神瞬睡了)

太疲倦了,繞了一大段走錯的路,腰很痛,頭從出門就在痛,暈暈昏昏的,夢遊感,在母體之中,哪一份感受才是真正驚/警覺的。

書寫,一隻好筆,慢慢地寫,說又不一樣。未來的人看到自己從小就有鉅細靡遺的影像記錄,做何感想。

我想睡,很疲倦。

世界時間,網路洪流。

[情境記錄]

這天近午去面試,中正紀念堂站,遲了十分鐘才到,面試的場所是舞蹈教室,很特別的體驗,但面試過程中生疏感讓我覺得自己的機會並不大;面試之後也回想到短暫的時間中有許多可表達而未曾表達的,再者,該點離住所實在太遠,真有後續,也是一番考量。

然後坐了一站捷運要去換晶片護照,結果路痴病又犯,在特區中繞呀繞,走得腰都疼了,看到摩斯漢堡,很高興又很疲倦地投入速食店懷抱,拿出紙筆,囈語書寫,如上,傍晚返家之後打字上部落格,失笑於,我到底在夢囈個甚麼勁?甚麼世界時間、網路洪流?!嗯哼,還真是任憑思緒流動,隨興之所至地書寫呀。

廣告

嚥著

由於,如願把《人造衛星情人》拿在手上了,所以,現在開始我的文字會充滿「複製賴明珠翻譯的村上春樹」的調調吧!很難抗拒,老實說,我也懶得迴避。(反正克里斯朵都說我打出來的文章很有日式風格,無論我再怎樣抗議,也只是增加他更想強調我的文字真的很像以逗弄我的意圖罷了。)

先把文章送出了,再編輯,因為時間只剩下半小時,然後我又有很多事情想自言自語,一定會超過這本來預定的時間,總之。

《人造衛星情人》這本書我這麼地念念不忘,從書架上抽下,發現它相當殘破,雖然不到掉頁的地步,但是封面下緣竟然有莫名奇妙的鋸齒狀,裡面的書頁泛黃就不用說了;說起來我手邊的書有很大一批是可以不用留在身邊的,因為既然我留在身邊也沒有好好保存它,如果不是珍貴的版本(但我分辨得出來嗎?)想看的時候再買就好了,有時或許比堆放在身邊耗費的心神還大?不過被書本包圍又是一種心理上…心理上的滿足啊!

小宅算過,一個人一年閱讀的書量,很厲害可以讀完五十本好了,從識字到垂老得不能再讀給個五十年好了,也不過兩千五百本,也不過。不過變因有:很多書不見得是會「讀完」的,可能翻了前半部、只翻閱其中哪些部分、參考書等等,會增加書籍的量,而且雜誌報紙也不列入其中呀!另一方面,一個人有可能一直維持著每年讀完五十本書的量嗎?

就說是自言自語呢!其實我很不喜歡日式的作品最大的因素,應該就是這種不停地在自我裡打轉的狹小感,偏偏,我明白,這是我的毛病,正如印象中村上春樹本身似乎也十分看不上當代的日本作家,他寧願看許許多多西洋、歐美、全世界的著作、音樂、美食,也不願意…

天啊!用那種「賴明珠式村上春樹」語法在現實生活裡講話,恐怕真的造作得令人做噁吧!噢~呢!以及,以、及,在每個字底下點,像這樣

像這樣
‧‧‧

繼續閱讀 “嚥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