耳朵痛

這會是一篇流水帳吧!(預約發表時間到明天)

早上起床就有睡眠不足感,但這在最近這一個月當中很常見,不當它什麼。結果左耳、左頰開始痛了起來,然後就這樣斷斷續續一整天;身為福委會一員的米契爾同學,下午傳msn來要我幫忙想尾牙節目,還說「晚一點問你」= =,我上google找到了個團康網頁,丟給他,還叫他不要再吵我;他說你是不想理我還怎樣?我說我耳朵痛,他說我毛病很多。

然後到下午六點,症狀整個緩解很多,這明明是身心症吧!哈哈!

本想回家路上買個感冒成藥,但是又想煮個久違的便當,超市下車站和藥局下車站不同站…總而言之、言而總之,沒買到成藥,便當倒是煮好。

img0106a

久違的便當。菜色其實沒啥變化,滷得偏清淡的五花肉、紅蘿蔔炒蛋(加小白菜梗配色)、炒小白菜(加辣椒醬)。一邊煮的時候一邊想,其實沒煮便當的日子反而是一種懶散的藉口,但是真要勤奮地煮便當、做運動維持身材,卻也真的是一種壓力;但懶散的結果,也就真的往下個階段肥胖去。

既然是流水帳就再來記錄,前天穿跟鞋的緣故嗎?久沒運動竟然覺得大腿外側肌肉酸痛,說不定來開始個跟鞋塑身法(自己亂想的吧!)。

要立志多睡一點覺!

廣告

慢跑是一種

昨天晚上去慢跑,一邊跑一邊算著這一年來我的慢跑頻率極低,平均一個月一次上下;理想的運動頻率應該是一週至少兩次,也就是只有理想頻率的十分之一。不過我每次慢跑的量很固定,每次都約五公里,花四十五到一個小時的時間。

三年前從花蓮回台北,一年內瘦了七八公斤,再花兩年的時間胖回80%。隨著年齡的增長,每一分增加的體重都蠻驚心動魄的。瘦的原因就是運動頻率達理想狀態,且生活規律又緊張;蛙同學說我在花蓮的時候作息不正常,大概就是即使有在跑步,體重(以及體脂)仍無法漂亮的最大原因。(欸,怎麼說,論文是一場五味雜陳的冗長夢境,好在夢醒後,學位總算安穩取得)

在花蓮四年,參加過幾次半程馬拉松,21公里,雖然沒有一次能以持續跑步的狀態完成,但二分之一到三分之一的程度還算OK;由於我身體懶惰,所以慢跑很慢,但腳長,所以快走很快,大約計算過快走的速度是6km/hr,但慢跑只有5km/hr,相差不多。

慢跑的時候呼吸著空氣漲滿胸腔,像是昨天,因為很少跑了,胸腔有點痛;肺活量大大降低,跑步時的深呼吸撐得肺有點痛。然後要抬腳、抬腳,我不時提醒自己不要拖著腳步跑。如果跑到投入時,跑道旁的花草樹木事事物物都模糊掉,甚是美好,只是昨天沒有這種感覺。

慢跑是一種難以言喻的感覺。

其實,對我來說,游泳更是,但游泳的場地和設備麻煩得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