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仁慈,不厚道

面對我妹的時候,我確實覺得自己如此。

但這種事只有我自己能說,或說,只有我認同的如我妹這樣的人,如果她有思考到這個點,她可以這麼說我;但她是個如此敦厚的好孩子,怎麼會這樣指責我呢?所以說穿了,我還是「國王的耳朵是驢子的耳朵」(比喻好像錯了)嗯,應該說,所以說穿了我還是「國王的新衣」(都是國王就對了)。

剛剛在弄便當的時候想到,那個我不投緣的老板S.K,當初面試的時候,我就曾大剌剌不給他台階下,是吧!記得他問過:『你認為教育是XXXX,或XXXX?』很顯然後者是開放式思維,我竟然很白目地說:「如果我要說一個迎合你的答案,我當然會選後者,雖然我認同的確實也是後者。」當時不覺得怎樣,甚至很久以後都不覺得怎樣。剛剛才仔細反省,我那樣說,稍稍敏感又聰明一點的人,心裡就會覺得自己被嘲笑了,被嘲笑愚蠢或笨蛋之類。

繼續閱讀 “不仁慈,不厚道"

我們不夠勇敢

今天一早就一直打噴嚏,好像快要感冒;某案的banner文案今天一定要定好送出;昨天看完《蝙蝠俠的幫手》,今天打算開始看《女雕刻家》。早上算是有個好消息,弟終於加我的msn了。

嗯,重點是,我今天終於肯面對我的hotmail信箱,把姐的離線訊息看完,雖然那都是已經知道會怎樣批評、咒罵的角度和觀點,可是不被完全影響卻又是不可能的,而完全略過不理會,也不可能做到;前幾天有在心裡轉念頭想用手寫信,但拖到今早;而既然想說,就說吧!利用零星的時間打完。算是家書…

繼續閱讀 “我們不夠勇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