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那之後

這幾天,寶瓶、報導者、游擊,在「死了一個美女作家」之後的餘波,竟開演了另一戲碼(上一波是疑犯女兒自殺事件)

所以這篇文章標題原應使用新聞式標題,但實在太沒意思,故改以意味不明的「在那之後」,在那次的事件之後,漣漪一圈又一圈,以為稍停歇,又會有新的支線出現。

寶瓶朱亞君女士的澄清文,我一見就不喜歡,後來在撥開了層層詞語包裝善意的文章,其實就是在意自己的名聲、出版社銷量等。

會讓我想要打上一篇文章,是寶瓶的朱亞君女士聲明文,為了澄清當初拒絕出版林的書,是因為如何又如何的原因,其中有段說到:我大妳兩輪,作為我的女兒一般,我如何如何懷著關愛之意。文中諸多以「作為一個新銳作家,被退稿之後產生的挫折,會對溝通過程的善意有許多誤解誤讀。而這,激起了我全身叛逆細胞。讓我感到十分厭惡。後來看到他人較有系統的論述,知道了此反感所由而來,有一詞稱之為「長輩上身」真是貼切。

出不出書,還要訪談作家身邊這麼多人,還有其精神科醫師什麼的,到底是做什麼?

贊同者順馴於其善意,說她都是好意,出版界本就艱辛云云;出版業結構如此自是當然,但寶瓶顯然因為行銷策略,為了賣書,而有諸多種種考量,卻在朱的澄清文中,變得璀璨昇華,聖母照耀地關愛作家心理狀態。

但那後來一切偏調,報導這作為這兩年聲譽不錯的媒體,混進泥巴戰,在報導時與林及其好友,甚至所謂之前曾退稿(意指朱)似有訪談,而後證明其中有諸多臆測斷言之處,都不是作為一個有聲譽的媒體該有的行為。

造成效應一:網路鄉民「追殺」朱的情況越來越誇張,二:報導者聲譽破產。

這之中游擊文化亦有流彈,更不用說在四月下旬,林自殺後一兩天,他們代其父母發的聲明易有爭議。

然而這一切,最諷刺的地方在於,「美女作家」本就不是林想站在上面的位置,而鄉民眾湧而戴的正義,卻充滿了為其決定的色彩--尤其在林本人已無法在為自己發聲之時。

益發顯得林的主體性被諷刺地剝除,只因她是個楚楚可憐的「美女作家」眾人激憤為其表彰正義…鬧劇一場。

 

指定收話方

「外面是不是很熱?」

「外面是不是很熱?」收完衣服走出房間。

「外面是不是很熱?」站到他面前等待回覆。

『騎車沒感覺。』舉著筷子悠閒地答。

「所以大女兒就跟你一樣,我講話一定要重複三次以上才會被聽到。」

『妳說話沒有指定收話方。』

「中午到現在有誰出去過外面?」一把怒火

『妳沒有指定收話方,就不會仔細聽妳講話的內容。』

「一個家裡才幾個人。」

『收話方兩個人以上就需要。』

「這就是媽媽跟爸爸的不同吧,媽媽隨時要注意家庭成員的需求。」

爸爸只在自己的世界(換言之:顧自己就好),需下達明確指令才會有反應。

end

所以性教育

上個月下旬,林奕含自殺身亡,在那之後有長達7-10天的資訊密集時期,縱使從我的filter bubble 看到據說電視報紙媒體並沒有深入報導,但我並不看報紙也不看電視,我的資訊全部從我的 SNS 來:8成FB、1成英文電子報、1成噗浪。FB兼具舊時代的 RSS功能的進化版,他會自動演算我經常關注的(按讚、點開連結等)粉絲團,然後短期內會餵(出現)更多他的貼文給我。

fb

 

林奕含自殺身亡前八天的最後訪談,在五月初被出版社釋出,在先前零碎的書展座談會、書店見面會、作者零星散文、媒體專題報導、臉書遺作爬梳之後,有了個較完整的匯流,在該次訪談,絕大多數關鍵訊息都提到了。

以愛為名。受誘姦的女學生認為自己是有愛的。

作者多次迴避自傳的詰問,在她離世的隔天就被其父母直接打破。

這段時間我也極為密集地接觸她所見所聞所思,華麗堆砌的文字美學、文學性,很美很共鳴,甚至是淒美了。在16歲起精神瓦解崩潰後,一點一滴努力地活在世界上。其實那些溫室花朵的批評都是真實正確的,但也著實無奈。真正生存在社會現實中,為了生存得就學就業的人,就算精神解離渙散,仍必須面對生活面對人生的人,是否真的有更大的機會回到常軌?但這也正是林的人生與必然吧。

在自我價值極為低落的情況下,她說這是一個非常無望的寫作,在此之前、在此之時、在此之後,這樣的事都不會停止發生。

然而這無意卻有效地發生了影響,產生了輿論;縱使仍有許多令人絕望的面向批評檢討著被害者,但另一方面也確實有效地引起正視性教育的意識。

這其中我參與的討論、我的留言與憤慨也是熱烈又熱切,而今在此作為紀錄,卻也說不上什麼。書會買會讀,但不是現在,或許一年後,作為複習或覺識的保鮮。

那些房思琪式的謀殺,且讓我緩緩。

時事文:年輕人太會花錢、客人還家人

這兩件事在這周引起軒然大波,每天在網路上都有各式文章可看。說實在的,在別人的評論之前加幾句感想很容易,甚至一不小心加了幾百個字的感想也是有的;但要新起一篇文章覺得[啊這些大事件都好有趣喔!紀錄一下吧!]面對空白的部落格文章張貼畫面,腦筋也跟著一片空白了…

write

還是試試看吧。

一、徐重仁

其實徐重仁接連著退出 iChef 和新書發表會說年輕人太會花錢,是接連著發生,話題性超強,加上這段時間台灣品牌社群小編,大概跑不掉就奧美經營的全聯,數一數二地受人注目,於是老總的失言,社群應如何應對,看門道的看熱鬧的,大家都等著看。

隔天一早大概九點到十點左右,來了一篇所謂「跪文」以及其專業文字分析,估計是社群緊急危機處理,徹夜討論後,挑了個社群流量高峰時間張貼。該跪文我最大的感覺是,老總道歉誠意可見,但潛台詞就是:不要鬧了(加薪什麼的?扯太遠了吧)我會多聽少說這件事就這樣了吧。

然後我想回頭說說 iChef ,這個在創業圈似乎很厲害,但對雖然算在網路圈但實際也是個小老百姓鄉民而已的我來說,退出董事會的消息,我還稍微多看了點跟 iChef 有關的文章,才比較了解脈絡。(喔~原來SaaS是這麼回事,想到幾個月前應試一家 SaaS公司,那時是完全不瞭解啊!難怪出醜了。人生就是各種出醜啊)

而這事不多久,臉書也立刻有人回覆了一篇大意是說: SaaS 不是這樣玩的長文,算是條理清晰地一一反駁在消息新聞中,徐重仁認為他失望了要退出的理由。該文有提到他們新創團隊之間自己說6年抵傳統產業18年云云。其實姿態也很明顯,這事也能跟徐重仁不久之後的「失言」(很是有些人覺得那不算失言,是說實話啊之類)可以對應。

各人站在自己的立場與世代,帶著某種程度的自信,以及相對應的成見了。

反駁徐重仁之所謂 SaaS 是這樣玩的文,我在不同地方看到相同觀點的質疑,當然不是直接質疑,頂多就是網路上自己分享此話題時的 murmur:SaaS 需要多開發新市場所以當然會一直燒錢(我極度簡化的解讀),之後會有因長期使用服務產生的長尾效應,可以獲得很久的收益。但 iChef 主要對象是餐廳,餐廳的生命週期有這麼長嗎?

我自己看到那所謂服務得好長久下來會有收益的效應之說,心裡也是輕輕哼了一聲,哎呀呀,面對過客戶的人都知道,今天有單、今年訂你,合約到了就是重來一番,甚至合約沒到,翻臉也是可能的,更不用說,對,扯到餐飲業的生命週期一事了。商場上就是這樣的。

當然,收益看短看長、長期投資有其必要,平衡點在哪裡,都是經營管理者的專業,自然不是我們市井小民可以想像的。所謂外行看熱鬧而已。

 

、、

 

然後來說年輕人太會花錢。(光是打出以上文字就花了半個多小時*翻白眼*)

世代之間的感受不同,請注意「感受」這件事是沒有經過數據檢驗的,也因此『年輕人太愛出國玩』『1977年我剛出社會的月薪是9000』,被以數據打臉得很嚴重,雖然前者的數據是說,出國旅遊者年齡超過40歲的有52%,我覺得其實就是一半一半,但如果以原句計較年輕人太愛出國一說,確實是可以輕輕打臉。至於40年前的月薪與今日相較一事,物價的比較就不用說了。這裡要提另有朋友說過,1977年台灣的社會氛圍其實也不怎樣,生活在現代的人,不見得真能在40年前如魚得水。況且徐先生還是個日本留學碩士,當時高知識分子的比例也不如今日,月薪高一點是合理的,只是要拿來說嘴好像與今日幣值相較是低薪(所以要好好埋頭努力充實自己,無須在意薪水太「低」)就有點可笑了。

大數據顧問高手之強者我朋友(其實跟網友差不多而已沒什麼實際生活的交情硬要攀關係而已)貘Gene,在某則討論留言中,提到其實真正做事,而且能力強的人恐怕都是40歲以下的年輕人,40歲以上的恐怕不少只是卡位卡得好才領得高薪,「長輩」們在自己舒適圈裡的感嘆,與想要告誡提醒年輕人的慈祥和藹,經不住數據檢驗,造成感受不好。

也有人覺得這又是一次媒體斷章取義,鄉民無腦起舞。

不過我不覺得。這算是跟本心態的差異,所以才說道歉文寫得不壞,幫奧美鼓鼓掌,末段說要多聽少說了,兼具了:我不會再說教,以及:這件事就到這裡吧不要再鬧了孩子們。

 

二、ㄇㄩ事件

 

起因是一位母親把教養孩子的影片放上粉絲團(據說四歲的孩子已有四百多個短片),引起軒然大波。

有幾個點,這位前公關現全職母親,亟欲透過各種方式獲得成就感,可愛的孩子是最「方便」的(可以看出我個人有多不贊成這種行為)。但溫朗東(臉書為評論家在這裡連名帶姓的寫應該不至於冒犯)提到這可能是某種「社會共業」(這四個字是我自己的解讀,意思大概是這樣)。也就是說,換個角度想,這類媽媽的心理素質狀態,其實已經有問題,而追本溯源,是這個社會給的壓力所致。

這種女性、家庭、教養、職業生涯的話題,實在太是我輩經常抗議的點了,但社會氛圍長期如此,說真的,除了無奈,不知道該多說什麼,有時候甚至覺得:欸,說這麼多有用嗎?那些寬容男性的家庭功能的觀念,會因此扭轉多少嗎?抱怨完了之後轉頭還不是得面對一樣的結構?(母職與教養與女性生涯,這則還不錯,雖然有朋友說點得太溫和了吧)

其實今日時間有些緊迫,怎麼會挑這時候記錄此事呢?想先到這裡就好,但本人我在打部落格文章這事,沒有一氣呵成(遺棄!對了,家人還客人的教養邏輯,強烈暗示了遺棄的可能,就跟「你不乖就把你丟掉」一樣,非常不可取)之後很難再有連貫的思維。

有人說這個粉絲團這段期間反而增加了許多新粉絲,雖然討論者云,可能是要看熱鬧吧!不一定是贊同。也有人說,這種教養影片,很容易打動無腦父母,來個SOP看似有道理就依樣畫葫蘆。

該怎麼說,敗在孩子是邊哭邊說的,這位媽媽算是大失策,如果不是哽咽著邊哭邊說,反彈可能沒那麼大,或甚至完全沒有;只是負面事件的出名,也許是這位前公關人媽媽可遇不可求的契機?(對,我在諷刺)練習一下危機處理。據說社會局都有上門。(我完全沒有點入該粉絲團,許多資訊都是從別處討論留言裡,有熱心人士截圖看到的。)

另有人說這反彈也太誇張、霸凌啦、跳太快啦(說小孩會怎樣壞掉,明明這媽媽也是很愛小孩吧)其實沒有人說她不愛小孩,…好啦,我結尾一下,真的沒時間了,就是,小孩商品化真的不好。

(但是我剛剛又看到張大魯的發言,他說不知道左左右右或喬喬她們現在如何了,欸,是啊,在網路上而起被商品化的小女孩,ㄇㄩㄇ又不是頭一遭)

 

講完了(應該啦)掰~

 

。。
補1:iChef 專業整理(inside):https://www.inside.com.tw/2017/04/14/ichef-discussion

續約率80%,LTV客戶終身價值,針對餐飲業者的數據。

 

補2:ㄇㄩ事件


這張留言截圖在許多討論文章的留言區都看得到,太頻繁了到我覺得乾脆存下來附在這裡吧。

這位前公關媽媽表示,「未因在家裡懶了五年…」「懶了五年」「懶」?????曾經的職場女性,是如何看待全職媽媽這份「工作」的呢?它不是一份工作。

其實我不敢說自己能完全跳脫這種觀念,但我能意識到…

 

補3:2017/4/11 google 出了一個很厲害的畫圖應用 https://www.autodraw.com/,剛剛補上ㄇㄩ事件截圖,驚覺文章代表圖片變成該張截圖,趕快應用 google 新功能,弄一張圖進來..,說到這,徐重仁事件有一個粉絲團非常快速地建立,並且也用這個畫圖應用,加上每張附上幾個字,建立了類簡報相簿,講這個事件。嗯,找到了,在這

帶有美感的數理天資

Olivia 前天晚上一拿到魔術方塊,喀喀咖咖就把每一面的中央都轉出不同顏色,爹娘為之驚豔,說:那再把每一面轉回來吧!

(只轉回兩面)

一邊日常瑣事聊起了彼此小時候的魔術方塊驚豔。父:最常做的是把每一個方塊拆下來再組回去,因為沒掌握到訣竅,所以這樣玩。母:把上面的貼紙撕下來換顏色,也是因為不會玩(不過倒沒有真的每一塊都重貼,純粹發現是貼紙可撕)。但Olivia 手上這個可不是貼紙色塊。

「人類最快速度是三秒吧!但是電腦是一秒以內,(所以沒有意義)」

但其實我們說的這些理所當然,對 Olivia 來說沒啥意義,把混亂的每一面競速轉回所有面顏色整齊?她不是這麼玩的。
隔天:「媽媽妳看我把兩個面轉成了H!」

轉成有意思的圖案才好玩。

愛情的各種樣貌

「起床囉!起床~」臉貼暱著她可愛的臉,閉著眼睛的臉。

「嗯..」其實應該沒有這個嗯,是沒有反應才對。

「還想睡是嗎?」

(點頭)果然有反應了。

「我也好想睡喔~」抱著她可愛得無以復加的小臉蛋小身體。

「妳可以睡我的床。」三歲多的孩子在朦朧未醒之際,竟能如此清晰地說完這幾個甜蜜的字。

「謝謝~妳要起來吃早餐嗎?我切好很多水果喔!有棗子、小番茄、和蘋果,牛奶也熱好囉!」

「棗子,呵呵呵呵,早上的早~」

「對,早上的早,但是字不一樣喔!」心裡盤算著,這真是適合早餐吃的水果?

繼續閱讀 “愛情的各種樣貌"

書寫的執迷可以放下?

當然沒有。只是不覺得可以展演。或說媒體變化,在FB以及自己經營著玩的小粉絲團裡,仍會引用一些訊息、新聞發表一些零星的想法。搬來部落格保存總覺得多此一舉,留在SNS上又注定消失於時間洪流之中。

即使如此又怎樣呢?滄海一粟啊。

仍是持續書寫的還有網路硬碟裡的數位日記,覺得沒有必要公開,如果要公開,要跟誰對話呢?用字遣詞需要用什麼角度才好呢?說到這個是有點可笑,常有人說我的文章也不過意識流而已,那是好聽的說法,直接一點說就是把自言自語搬上網路公開給人看哪。

雖然大部分的部落客也是如此,嘖嘖嘖,我還端得起把自己跟部落客比嗎?

繼續閱讀 “書寫的執迷可以放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