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媽不關心政治」

上次台史課,老師為了想說明這是個父系社會,詢問大家,如果想寫家族史,你會怎樣看自己父母的背景?並提到「調族譜」通常到母親那端都是一片空白。

調族譜這件事其實挺有趣的,因為日本人嚴謹,所以在那幾十年的譜系,可能多少有跡可循,即使再怎麼貧困,為了有效管理,都會有一些紀錄。不過我還沒有去調過就是了。因為據知,父母以上的祖父母,都是非常貧困、沒有任何背景的農佃之家,典型每日溫飽是最大奢望的族群。

有時聽朋友提到自己家世淵源、族系譜如何,不免覺得「那不是我的世界」。不過另一方面來說,也確實未曾真正瞭解,只是自以為準確度不致偏頗的臆測。

(以上就扯遠了兩段啊)

課堂上一位香港來的同學,說從小聽父親對政治大發議論感到厭煩,但自己長大之後也開始關心,因此覺得父親由來背景、家族史,會是自己有興趣深究的,至於母親:「她不關心政治,每天就是上班、下班生活而已。」同學似乎還多說了什麼瑣碎之言,不外乎這些輕蔑的話語,母親就是個見識狹隘的婦道人家罷了。

過了兩天,另個朋友提到晚餐席間,他與哥哥及父親討論到政治議題,兄弟同攻父親,父親只好默默低頭吃食。我問:「那你媽媽呢?」「我媽不關心政治。」

這時候我的開關就被打開了(誤) 繼續閱讀 “「我媽不關心政治」"

廣告

仁慈的吸引力

近日不時想到這本曾經受贈的書,雖然當時反感,之後也未細讀,但這件事在我心底埋了個籽,想是有達到某種程度的效果。

今天再次敲到我,並確實搜尋,是討論課堂上,我批評著生命中的原住民身分被長期忽略的女性作家,作為這樣的主題,其實是有點狡猾地引發衝突與注意的。這樣的觀點,我從授課老師的表情裡看到保留。

人和人的互動真的很奇妙,我很喜歡這位老師。因此我猛然自省自己所謂批判角度,是多麼的殘酷,同時也落入自己所批判的一員,譁眾取寵。是嗎?

繼續閱讀 “仁慈的吸引力"

內在很喧嘩

躁鬱?嘿嘿。倒也不至於。

必須有紙筆,或手機可以打字,可以沒有人閱讀,但不能不換成符號倒出腦子裡的東西,是否與情緒有因果關係,似不必然,是否需與人互動,也不見得。

在互動關係裡,這樣喧嘩著聒噪的同時,心裡覺得抱歉,怕給人厭煩感。

只是一旦產生習慣,就更靜不下來。

內心很喧嘩,卻又無甚意義。所以漫無對象又似有潛在讀者的展演,或才正是出路?

可能。

可以不要過節日嗎?

今天是一個節日。

昨天我爸在我剛開始要運動時撥電話給我,滿不高興地責難我們沒有安排節日聚會,我也是一個滿不高興的冷淡聽他數落一堆,把手機微微拿離臉頰。這種形式到底意義是什麼?

可以想見是他單方面的好意,覺得母親沒有被重視,不會是母親真正的意思,但這種事就是這樣,當事人不在意的,旁人為了表現貼心好意,四處責怪他認為當責之人,全是可笑。

回頭終於應付完通話(欸)在姐妹群組裡抱怨一氣。搞得我更厭惡節日了啊!明明我本身、我自己!也是個節日對象的不是嗎?那些庸俗之人,到底要拿多少令人倒胃口的形式注重,來扼殺這個本當多多少少有些美好在其中的日子呢?

這樣的節日也是教案必排的主題,過去一兩週已陸續有這類的東西…

繼續閱讀 “可以不要過節日嗎?"

美麗地長大

讀完《房間裡的大象》因為是青少年讀物,所以十分好讀,但故事如果對誰人的人生經歷是有所重疊,那麼就不是閱讀經驗那樣流暢輕鬆而已的事。13 歲的女孩,為了拯救 9 歲女孩和 7 歲男孩,把他們綁架到麥田中間遺棄的小屋裡兩天,謊稱受託於其父母,直到事跡敗露,還因為答應過女孩而不能開口說出原因,但因為兩天的失蹤,全身性的檢查是免不了的,兩個孩子身上的傷,終於能被公部門正視這兩個毀壞中的孩子。

孩子都是美麗的造物,但不一定都能美麗地長大。

繼續閱讀 “美麗地長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