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以不要過節日嗎?

今天是一個節日。

昨天我爸在我剛開始要運動時撥電話給我,滿不高興地責難我們沒有安排節日聚會,我也是一個滿不高興的冷淡聽他數落一堆,把手機微微拿離臉頰。這種形式到底意義是什麼?

可以想見是他單方面的好意,覺得母親沒有被重視,不會是母親真正的意思,但這種事就是這樣,當事人不在意的,旁人為了表現貼心好意,四處責怪他認為當責之人,全是可笑。

回頭終於應付完通話(欸)在姐妹群組裡抱怨一氣。搞得我更厭惡節日了啊!明明我本身、我自己!也是個節日對象的不是嗎?那些庸俗之人,到底要拿多少令人倒胃口的形式注重,來扼殺這個本當多多少少有些美好在其中的日子呢?

這樣的節日也是教案必排的主題,過去一兩週已陸續有這類的東西…

繼續閱讀 “可以不要過節日嗎?"

廣告

美麗地長大

讀完《房間裡的大象》因為是青少年讀物,所以十分好讀,但故事如果對誰人的人生經歷是有所重疊,那麼就不是閱讀經驗那樣流暢輕鬆而已的事。13 歲的女孩,為了拯救 9 歲女孩和 7 歲男孩,把他們綁架到麥田中間遺棄的小屋裡兩天,謊稱受託於其父母,直到事跡敗露,還因為答應過女孩而不能開口說出原因,但因為兩天的失蹤,全身性的檢查是免不了的,兩個孩子身上的傷,終於能被公部門正視這兩個毀壞中的孩子。

孩子都是美麗的造物,但不一定都能美麗地長大。

繼續閱讀 “美麗地長大"

The Shape of Water 水底情深

說一個愛的故事,一個寂寞的故事,一個我在你眼裡只是一個我,沒有缺陷的故事。

以愛為名總是美好,愛能支撐起多少瑣碎,多少動機,可以生,可以死,可以吃一個雞蛋。雞蛋看起來總是很好吃呢。

下著滂沱大雨,吃著一隻貓,摸著一顆禿到一半的頭;豪華戲院大廳沒有觀眾,電視上播放著歌舞劇,我們向過去的美好與愛致敬。

洗澡的時候自慰,買著難吃的檸檬派只為了跟男孩多說兩句話。他的生殖器官平常是收起來的呀,連遮掩都不必,可以一直不用穿衣服。

身體激動有感的時候就發光,一條一條,藍綠色的隱隱發亮,這是一部藍綠色的、下雨的、水的電影。

圖片來源:http://www.imdb.com/media/rm564341760/tt5580390

生命深沈之處

今天突然想到十年前的朋友圈子,回顧?

回頭再看現在,雖不至感慨,但相較之下的差異卻也明顯得教人難以忽略。

先來杯酒(哈哈)(上次喝的時候拍的)

十八歲開始成為網路移民,那時的朋友們長我 1~11 歲,完全是個被照料似的小妹妹的身分。那時的圈子廣一些也久一些,大約持續到 25 之後不久。

之後有段時間在花蓮,空間距離降低了熱絡度,直到 28 回到台北,開啟另一波、另一場域的活絡,熱絡期間應有一年左右,於後淡淡了一兩年。這階段的朋友們已經小我 1~10 歲,但熱絡度也是很夠,稱得上交心是有的(是吧?)

然後過了九年埋沒自我的日子,其實也是難說。那段日子的寫作練習其實還不壞。

然後是近日,友人年紀小我 5~22 歲,其實相當驚人,當我的孩子綽綽有餘。

雖是以成年人的交談往來,但也經常不自覺地擺置在照料者的角色。

說真,都很真,是我經常驚嚇(?)到他人的特質。

只是站在宇宙尺度中微小至極的時間尺度之前。嗯,許是我仍在塵世(不然在哪)我在我自己裡面,融著這世間,或許因此會有些生命的深淺,終是各成風景,彼此欣賞。又或,只是,每個人都孤獨呀(笑)。